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古代佛教旅游发展及其启示

发布日期:2015-06-15 10:25:00
佛教旅游开发是近年来备受关注问题。一方面,随着一 大批宗教旅游景区(点)的不断开发,宗教旅游已成为旅游
业发展新的热点队另一方面,由于宗教在国家社会政治生 活中所处的殊地位以及宗教所特有的群众性、民族性、长期 性、复杂性、国际性等特征,在宗教活动场所幵展旅游活动 在国内外也是倍受争议的问题[2^。因此,从历史和发展的观 点来认识和评价宗教旅游,将对现代宗教旅游开发具有重要 的现实意义。正是出于此目的,本文研究了历史时期佛教旅 游发展,考证了佛教寺院作为旅游吸引物功能转换过程,提 出了历史时期佛教旅游发展对现代宗教旅游发展启示,与旅 游界、学术界同仁进行商榷,希望能够对现代宗教旅游可持 续发展提供参考作用。 1古代佛教旅游与佛教旅游发展
在中国旅游史上,将佛教徒静修行、传经、取经活动, 以及名士追随佛教与高僧交学辩难的山水旅游称之为佛教旅 游或释游[4]。作为古代旅游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佛教 旅游活动构成了古代旅游历史画卷中绚丽多彩的篇章之一。
当然这其中不乏包括早期高僧艰辛的弘法活动,名士玄游, 也包括后来游方僧人一鉢千家饭,孤僧万里游”的云游生 活。
1.1“步行与修定"——佛教初始阶段的游化活动
最早的佛教旅游可以追溯到佛教始创时代。佛教创立 后,释迦牟尼便与诸位弟子们游走于恒河两岸,修行于菩提 树下,开始了弘扬传播佛教的活动。在古印度时代,受交通 工具的限制,人们只能以象、马、驴、骡、骆驼及牛作为主 要交通骑乘。但受佛教基本教义的限制,也为了培养弟子们 的慈悲心,一般情况下规定佛教徒不得为了节省力气而骑牲 畜。此外,步行游化活动被看作是强身健体和修行的重要方 法。佛教徒认为步行能长力气、除睡意、助消化等功效,并 认为"步行易得定"。在行走时也有严格的礼仪规定,强调 要注意行步威仪,不能有轻佻的动作。如不能跳着走、叉腰 走、摇身走,更不能左顾右盼、边走戏笑。托钵时,脸色必 须和悦,强调眼、耳、鼻、舌、身、意等均应静定,还要注 意衣服的整齐及脚步的次序,这样才不失威仪。这种近乎仪 式化的步行活动,后来形成了一种重要的修行方法一‘‘经 行"。通常要求于树下或露地上选一个静僻的地方,在一定 的距离内来来回回地行走。并要求抬头挺胸,专心致志。 ‘‘经行”常常与禅坐相配合来修行,禅坐与经行交替练习, 是一种很好的修行方法。直到现在,在南传佛教盛行的国 度,如斯里兰卡和泰国,仍有寺院在经行步道尽头筑一小 屋,置放直立的人骨,以帮助信众观想修定(似金庸 <射雕 英雄传> 中〈九阴真经〉神功的练功情节。)。但是由于气候 与文化传统不同,中国僧人的禅修多在室内进行,而室内空 间有限,加上共修的僧众人数众多,所以中国禅堂发展出另 一种经行方式——绕佛、行香与跑香。绕佛是印度的古礼, 右绕佛像三圈、七圈或千百圈以表示对释迦牟尼的尊敬。在 禅堂里,以燃香来计算时间,一次坐完一炷香,称为“坐 香”,随后僧众排班在禅堂内绕佛,称为行香'用以振奋 精神,约莫半炷香的时间,若步伐稍快则称为‘跑香”。
由此可见,早期的宗教旅游活动,基本上以双足步行为 主,这种安步当车的游化活动是最早的佛教旅游活动了。佛 教旅游活动基本上属于佛教早期传播的游历活动,范围非常 有限,基本集中于印度恒河流域,旅游者组成基本上以早期 的僧众为主,规模较小,出游距离有限。这种步行与修定同 时兼有了传道修行与体育锻炼的双重功能,对于早期佛教的 传播与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同时也演变成为佛教信 徒正常宗教修持活动所必须的要素。
1.2‘%法利生”——佛教扩张期的传道与译经游
“弘法利生”(弘扬佛法、普度众生)是大乘佛教僧侣 毕生修行的志向。佛教至阿育王时代,在印度发展达到极 盛。诸多僧侣在阿育王的支持下,开始了艰苦的弘法活动, 向世界各地传播,到达今天的克什米尔、孟买、苏库尔、阿 富汗、尼泊尔、缅甸及斯里兰卡等地,逐步演变成为世界性 的宗教。
我国佛教传入始于西汉末年的“永平求法”和译经师东 来。据 <魏书•释老志》记载“西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 前2年),博士弟子秦景宪,受大月氏王使口授浮屠经"。东 汉永平八年(公元65年),汉明帝感梦求法,派遣使节数十 位前往天竺求取佛经佛法,在历史上称为"永平求法”,两 年后,使者归来,用白马驮经,并请回良明高僧,明帝敕令 在洛阳城西雍门外建白马寺,供高僧居住。白马寺成为中国 汉地佛教的祖庭。其后,东汉恒帝、灵帝期间,安世高、支 娄迦先后从安息、大月氏来洛阳译经。因五台山与印度灵鹫 峰相似,摄摩腾和竺法兰后来就在五台山修建佛教院。此 后,大批译经师不断通过丝绸之路陆路或广州等地的海路进 入中土,佛教逐渐在全国传播开来。因缺少较为详细的文字 记载,对古印度译经师如何到达中国,我们不得而知。但可 以肯定,从南亚大陆,到达遥远的中土,越过了万水千山, 历经千辛万苦。丝绸之路在许多人心目中是一条充满梦想和 浪漫情调的世界。事实上,丝路沿途除了有沙漠、绿洲、草 原,其中也有像塔克拉马干一样的大沙漠,北有天山,南有 昆仑山,西方有帕米尔高原,更有喀喇昆仑、兴都库什等五 千公尺以上的高山连绵不断。在古代,因交通不便,人烟稀 少,长途游历,其间的艰辛也非常人所能想象,这从后来我 国西行求法僧人记载中可知一二。晋朝高僧法显大师在{佛 国记〉里曾记载丝绸之路的荒凉:"河沙中多有恶鬼热风, 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极目遍望,欲 求渡处,则莫知所以,唯有以死人枯骨为标帜耳"。其艰难 险阻,由此可见。唐代后,我国逐渐成为世界北传佛教的中 心。唐朝高僧鉴真大师,因为悲愍东瀛没有戒法,前往曰本 弘法。期间虽然历经十二年的艰辛困顿,甚至几度危及生 命,终于在六十六岁那年,第六次出海成功,得以把佛教、 文学、医理、建筑、服饰、美术、工艺、蔬果、文物制度等 中国文化,散播在东瀛三岛的土地上,使日本民众能亲炙大 唐文化,因而被曰本人一致尊崇为‘文化之父”。
由此看来,佛教信徒在佛教传播开拓阶段的弘法活动是 充满艰辛的旅程。其游化活动主要为宗教信仰所驱使,是纯 粹以宗教的弘传为目的的旅行。对于宗教信仰的狂热往往是 这些僧侣置生死于度外,这种狂热的旅游动机也非常人所能 为之。虽然在东晋高僧名士的参与丰富了佛教旅游的内涵, 但无论是传道旅游还是名士的玄学旅游,都集中于较小规模 人群范围内,为少数僧人与名士的专利。
1.3"寻师求法”——佛教全盛期的云游参学与朝山游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佛教徒为求取真经,往往不 远千里,寻访名师,也成为佛教旅游的另一种方式。在历代 高僧众中,屡屡都有千里寻师的记载。南北朝的智者法师从 著名的律师受学,二十岁时已精通律学,想进一步习禅,但 那时南方少有修禅观的人,当他听说北方有位著名的慧思禅 师,便不顾当时陈齐边境的兵荒马乱,而前往习禅。神会禅 师出家之后,听说慧能在广州传法,于是千里迢迢到南方参 问,衣裂足跋,都不改其志。法显法师二十岁受具足戒,常 自慨叹律藏的不足,立誓寻求经论,于是在东晋年间,以六 十五岁的高龄,横渡沙漠,西行求法。玄奘法师早岁曾游历 各地,参访名师,但当时摄论、地论两家所说法各异,无法 获得解答,所以生起去印度求〈瑜伽师地论> 以会通一切的 想法。唐朝玄奘大师,曾到印度留学,历经风险,最后抱着 "宁向西天一步死,不回东土一步生”的决心,终于通过八百里流沙,不但取回无数经藏,更重要的是,走出中印的文 化交流之路。
唐代禅宗兴盛,禅宗信徒游方学道、寻师访友,云游参 学与朝山之风盛行。云游亦可称“游方”,指僧人到处漫游, 行踪飘忽,犹如行云。参学,即僧人参拜法师而求法。朝 山,佛教信徒到名山大寺进香拜佛,乞求菩萨保佑的一种仪 式。云游其实就是随缘弘化,也是自我抵砺身心的修行。如 赵州从念八十还行脚,汾阳善昭平生参八十一员善知识。当 时所谓"参方","行脚”,并没有固定的去处。南宋时, "五山十刹”的规定,成为禅徒游方参请集中之地。明代以 后,这些山刹逐渐衰落,在佛教徒中出现了参拜名山的习 惯。一般佛教徒集中参拜的地方是四大名山:一是山西五台 山,二是浙江普陀山,三是四川峨眉山,四是安徽九华山。 四山之中以五台山为最有名。明代曾有“金五台、银普陀, 铜峨眉,铁九华”之说。除此之外,还有宁波的阿育王寺和 Z5■南的鸡足山等。
佛教僧侣参学与朝山旅游符合了我国古代"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的文化传统。"寻师求法”过程不仅能够加深对 佛法的认识与理解,同时也能通过相关的游历活动,开阔视 野,增长见识,磨练自己的意志。溪声山色,任性遨游: “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对僧人来说,云游已 经成为佛教修行中不可或缺的方式。而朝山活动的兴起,也 使佛教旅游活动逐步发展演变成为一项重要的公众旅游活 动。 2古代佛教旅游与佛教寺院旅游功能的初具
旅游吸引力是旅游者产生旅游动机的重要源泉,从旅游 吸引力的基本要素看分为三个层次:具有较高的美感质量, 可以满足人们风景审美的需求;具有娱乐休闲,度假,疗养 等多方面的价值,可以使旅游者获得乐趣,放松身心,避开 曰常繁杂事务,及娱乐的需求。它能满足不同旅游者的旅游 动机和旅游需求。佛教寺院是指安置佛像、经卷,且供僧众 居住以便修行、弘法的场所。为了满足佛教自身传播发展的 需要,适应佛教旅游活动的需求,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不 断的发展完善,已经基本具备旅游吸引物的各项功能。
2.1建造雄伟壮丽的佛教寺院
参考世界各国的建筑,宗教建筑必是最先发达的一类。 这是与上古为神灵崇拜时代的历史事实紧密相连的。华美的 宗教建筑一直在宗教活动中占有重要位。崇高壮丽的佛教寺 院,有助于使信众对佛门产生敬意和吸引善信归依,同时也 成为吸引普通旅游者前往的重要因素。
佛教同样也有建造雄伟壮观寺院的历史。早在古印度时 期,就已经有建筑精美佛教寺院的记载。如唐玄奘在中对古 印度著名那烂陀寺的描述为:“都建一门,庭序别开,中分 八院。宝台星列,琼楼岳峙,观竦烟中,殿飞霞上,风云生 于户牖,交日月于轩檐。加以淥水逶迤,青莲菡萏,羯尼花 树,晖焕其间,庵没罗林,森竦其外。诸院僧室皆有四重重 阁,4L栋虹梁,绣栌朱柱,雕楹槛,玉础文,甍接瑶晖,榱 连绳彩。印度伽蓝,数乃千万,壮丽崇高,此为其极”。 〈大唐西域记> 中求法高僧传卷上慧轮传中也有"寺门西向, 飞阁凌虚,雕刻奇形,妙尽工饰叙述”的描述。那烂陀寺雄 伟壮丽可见一斑。足见当时印度,已经有建造雄伟壮丽寺院 的传统了。
佛教传入中国以来,适应中国公众信仰的要求,放弃了 古代印度的行乞传统,另外创供膳制度。佛教寺院作为僧众 居住生活和摆放佛像的场所,在佛教活动中的地位更显重 要。另外佛教同时认为,建寺造像是一种功德。既然是一种 功德,世俗中人不免参加此一活动以求积聚福田,以求因果 轮回,来世有好的结果。所以自佛教传入以来,“舍宅为 寺”的风气十分盛行。到北魏期间,达官贵人,又兴起建寺 之风。同时善男信女的金钱布施成了佛门收入的重要来源。 因此,在官方与民间信仰推动下,以中国传统建筑为基调, 对佛教寺院建筑的修建比起古代印度,有过之而不及。据 《洛阳伽蓝记》卷一城内略云:"永宁寺,熙平元年所立也。 中有九层浮图一所,架木为之,举高九十丈,有□复高十 丈,合去地一千尺,去京师(洛阳)百里已遥见之。僧房楼 观一千余间,雕深粉壁,青琐绮疏,栝柏松樁,扶疏拂担, 苁竹香草,布护阶墀。寺院樯皆施短橡,以瓦覆之。四面各 开一门,南门楼三重,通三道,去地二十丈,图以云气,画 彩仙炅绮,拱门有四力士、四狮子,饰以金银,加之珠玉, 庄严焕炳,世所未闻,东西两门皆亦如是,惟楼二重,北门 一道不施屋"。<洛阳伽蓝记》记述北魏时洛阳一个地方的 佛教寺院,其雄伟壮丽大抵如此。后世佛教寺院的建设沿袭 业已形成的传统。宋代以后,佛教寺院由于得到统治者的大 力推崇,以伽蓝七殿为基本结构单位,形成基本建筑定制。 大型佛教寺院在建筑体量和建筑格局上也成为中国古代建筑 中仅次于皇宫的建筑形式,建筑装饰更加富丽堂皇。它们或 殿、或堂、或廊、或庑、或楼阁、或宝塔。有的如星罗棋 布,在泼黛苍翠的群山之中隐现其红墙黄瓦、飘逸的檐角和 高耸的塔刹;有的联而成片,依山而建,高低就势,参差错 落,鱗次栉比。在一座座殿堂阁塔中,或金像庄严,或舍利 呈祥,或碑碣传幽,或经籍遗香,或钟磬唱古,或壁画流 丹,给僧众或信徒以强烈的视觉冲击,感染着他们的心智。 华美的寺院在佛教传播中的地位不言而喻了。直至今曰,僧 俗所建的寺院仍大部分追求壮丽华美的作风。因此,这也便 促成佛教寺院向旅游吸引物过渡的最主要前提条件。
2.2营造清幽典雅的寺院园林体系
佛教寺院是佛教诸神在人间的宫苑,佛教寺院园林形象 地描绘了佛教的‘极乐世界"。寺院选址名山胜地,悉心营 造园林景致,既是宗教生活的需要,也是中国特有的宗教哲 学思想的产物。
自两晋、南北朝的贵族有“舍宅为寺”以来,包含着宅 园的第宅转化为寺院,成为早期寺院现成的园林。这些宅第 原来大都有较好的绿化或精美的园林。如"晋威和二年,王 洵与弟珉,以别墅舍建虎丘寺。"{桐桥倚棹录 >)其寺遂为 吴中第一胜景。晋太元年间,名僧慧远法师在庐山营造东林 寺,‘却负香炉之峰,傍带瀑布之壑;仍石垒基,即松载 沟,森树烟凝,石径苔生。”(慧皎〈高僧传•慧远传〉)寺 院园林至晚在此时已经出现。北魏〈洛阳伽蓝记〉描述当时 北魏洛阳城内外的许多风景寺院园林,书中所提到的66处
佛教寺院大多都有园林建设的记载。如对景明寺,房檐之 外,皆是山池。松竹兰芷,垂列阶樨。寒风团露,流香吐 揄。寺有三池,景乐寺”堂庞周环,曲房连接,轻条佛户, 花蕊被庭'正始寺“众僧房前,高林对牖,青松绿柽,连 枝交映":永明寺"房庑连亘,一千余间。庭列修竹,檐佛 高松,奇花异草,骈阒阶砌",可见当年城内外寺院园林的 盛况K。此外书中还记载有大量的佛教寺院园林绿化的情景。 隋唐期间,因在佛教寺院进行了大量世俗活动,佛教寺院成 为城市公共交往的中心,其自然环境必然会在宗教的肃穆与 人间的愉悦之间找到平衡。唐代兴造佛教寺院的趋势,是以 结合自然山水为主。寺院不只满足宗教信仰活动的需要,还 满足人们的游赏以及文化交流,并且兼顾公园之作用。唐朝 文人,常与禅僧交往,并于寺院环境中参与游览、题名、吟 咏赋诗,设宴庆贺及品茗等活动,这些文化活动刺激了寺院 园林环境的发展。禅与文学艺术之交融明显,禅僧亦僧亦 俗,诗人画家修禅,是佛教中国化的特殊现象。文人甚至直 接或间接地参与过园林设计、规划,其审美意识和情趣中融 合有禅的境界。禅僧、文人共同陶醉于山水寺园间的脱俗之 境中,在当时是一种高雅风尚的象征[6]。佛教禅宗的兴起, 使寺院兴造合于自然山水中,成为主要风景园林的形态。 "佛教四大名山”(峨眉山、五台山、普陀山、九华山)便 在这个时期形成。它们既是佛教胜地,又兼具优美的风景。 南宋迁都至临安(杭州)后,带来了西湖风景区兴建寺院, 发展自然环境的高潮。归隐寺、净慈寺、佘杭径山寺、宁波 天童寺、阿育王寺名列‘禅院五山"。
由此可见,佛教寺院园林的开发,使佛教朝山进香活动 与游览园林胜景结合起来,起到了以游览观光吸引香客的作 用。优美的寺院园林,引发社会各阶层香客纷沓而至,文人 名流到寺院参禅访道,观花赏景,饮宴品茗的情形,在古诗 文中屡见不鲜,佛教寺院逐渐成为施行佛教教化、传播佛教 的中心场所,佛教园林也逐渐演化成为与皇家园林、私家园 林并列的我国三大园林体系之一。
2.3开放佛教寺院成为公众活动和游憩场所
对外开放是旅游吸引物形成的最基本条件。但据佛教史 记载,古代印度寺院有严格的戒律规定,一般采取闭关政 策。除了僧侣之外,俗人是不允许在寺院居住,亦不许使用 寺舍中的设备,妇女更是不为僧寺所欢迎。据三国法显在 (佛国记> 描述自己在于阗国(今新疆和田县)瞿摩帝寺的 情况:“三千僧共犍槌食,入食堂时,威仪齐肃,次第入 座,一切寂然,器钵无声。净人(寺中供役的俗家男子)益 食,不得相唤,但以手指麾"。像这样严肃静寂的集体生活, 应该是绝对不允许俗人经常出入寺院打扰的。唐代玄奘(大 唐西域记)中记载所见印度那烂陀也有类似记载:"僧徒主 客常有万人,并学大乘兼十八部,爰至俗典、吠陀等书,因 明、'声明、医方、术数亦俱研集。寺内讲座日百余进所,学 徒修习,无弃寸阴,德众所居,自然严肃,建立以来七百余 载,未有一人犯讥过者”。像这样每曰举行百余讲座,寺僧 繁忙的修习、和纯学术性严肃生活,当然亦不容别人时来参 谒骚扰。而〈慈恩传全书>所述,也未见俗人经常进入那烂 陀寺礼佛的痕迹。中国古代两位最著名的求法高僧亲述所见 域外寺院情况如此。由此可见,古代印度佛教寺院,都属于 闭门静修,不轻易开门迎接俗家访客。这显然跟中国佛教寺 庵对外开放,让善男信女自由前来烧香参拜,礼佛访僧,留 宿寺院是不同的。
佛教自传入中国以来,针对中国特殊的国情,顺从世俗 的要求,任由信徒出入,逐步开放为公众游乐的场所。据 〈洛阳伽蓝记》所述,在六镇之乱洛阳丘墟之前,寺院已经 成为人们游憩的场所了。《洛阳伽蓝记》卷四对洛阳城西宝 光寺的记载。“宝光寺,园池平衍,果菜葱青。园中有一海 号咸池,葭□被岸,菱荷覆水,青松翠竹,罗生其旁。京邑 士子至于良辰美曰,征友命朋,来游此寺,雷车接轮,羽盖 成阴。或置酒林泉,题诗花圃,折藕浮瓜,以为兴适”。上 述记载可以看出,仅北魏时洛阳一地,寺院成为士庶游宴欣 赏歌舞杂耍的情况已如此。此外,还有寺院演出文娱节目情 况的记载,(续高僧传》八齐大统合水寺释法上传略云:释 法上(公元495-850),朝歌人也。六岁随叔寺中观戏,情无 鼓舞,但礼佛读经。同书卷二九唐京时清禅寺释慧胄传:释 慧冑(约卒于627-628 ),住京邑清禅寺,寺足净人,无可使 者,乃选取二十头,令学鼓舞。每至节曰,设乐(佛)象 前,四远同观,以为欣庆。都是例子,至于寺中饮酒,则见 于唐段成式(约861-862时人)撰酉阳杂俎前集卷四境异, 略云:姜楚公皎(卒于722),常游禅定寺,京兆(长安) 办局甚盛。及饮酒,座上一妓绝色,献杯整轚,未尝见手。 众怪之,有客被酒戏曰:勿六指乎?乃强牵视妓,随牵而 倒,乃枯骸也。姜竟及祸焉。这虽然是一个在寺院中饮酒污 及佛门清净而召来妖征,终而被祸的故事,但也反映了当时 官贵好在佛教寺院中召妓饮酒。据佛家戒律,酒类及发酵的 果菜汁都不许存储在寺中,也不欢迎俗人经常进入寺院,有 关于这些故事的记载说明中国的佛教寺院采取开放政策,无 疑是一种顺俗措施,以便吸引更多人接近佛门所做出的一些 让步"〇
唐宋以后,中国原始民间信仰与佛教和道教互相渗透、 互相利用的更趋公开化。原来属于民间信仰的报赛酬神活 动,纷纷与佛道神灵相结合。其活动也由乡间里社逐渐转移 到了佛教寺院和道观中进行。在佛、道二教举行各种节曰庆 典时,民间的各种社会组织也主动前往集会助兴并形成了中 国特有的民间习俗"庙会"。由此看来,正是由于佛教寺院 对普通公众信徒的开放,使佛教寺院就不仅仅是举行宗教活 动的场所,同时也已经成为居民公众交往和游憩场所,这也 是佛教寺院旅游功能形成另外一个重要体现。
2.4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旅游接待服务功能
HUMAN GEOGRAPHY Vol.21.No.4 2006/8
唐代禅宗兴盛,马祖创建禅宗寺院丛林,百丈怀海禅师 设立清规制度以后,汉地佛教寺院丛林生活制度趋于规范。 在佛教寺院建筑殿堂设置上,形成了“伽蓝七殿‘制度。佛 教寺院建筑中除了安置佛、菩萨像的主要大殿和供讲经集会 及修道等的殿堂,如天王殿、大雄宝殿外,也形成了纯粹供 僧众曰常生活、接待外来僧众和信徒使用的专用住房,如斋 堂(食堂)、客堂、寝堂(方丈)、茶堂(方丈应接室)、延 寿堂(养老堂)等。在佛教寺院人员组织安排上,佛教寺院 除住持外,设有四大班首一首座、西堂、后堂、堂主,八大执事——监院(库房负责人)、知客(客堂负责人)、僧值 (又叫纠察)、维那(禅堂负责人)、典座(厨房、斋负责 人)、寮元(云水堂负责人)、衣钵(方丈室负责人)、书记 等岗位,分别负责监督管理僧众的宗教活动、饮食起居、对 外交往等公共事务,以保证僧众集体生活的正常开展。
佛教寺院内有专门住宿接待设施和专职人员设置来负责 对外接待事务。如"云水堂”是专门为接待来自各地游方僧 人的地方,相当于佛教寺院的‘招待所' 上客堂",意味 着丛林里接待宾客都是奉为上宾,表示了对外来宾客的尊 重。佛教寺院在人员岗位上,八打执事中“知客”为客堂负 责人、‘‘察元”为"云水堂”负责人专门掌管全寺僧俗接待 事宜。如“知客”是丛林中掌管迎送与应接宾客的职称。对 “知客'’,又称知库、典宾等。"知客”直观的意思就是: ‘我知道客人。”知道客人是什么人,是什么心理,是什么性 格,有什么需要,应该怎样接待他、招呼他、安排他,甚至 如何帮助他,这些都懂,就叫做“知客”。在〈禅苑清规》 上载:凡官员、檀越、尊宿或诸方名德之士来访,知客皆以 香茶迎待,随即令行者通报方丈,然后引见;若为诸山长 老、高官、大施主,当鸣钟集众于门迎候。若为普通客人, 则于知客寮接待。其职以接待宾客为主,故凡来客的食宿、 听法、拜谢等礼法皆由知客引领。因“知客"基本以外事接 待活动为主,要同社会各个阶层的人打交道,对僧人的综合 素质要求很高,所以‘‘知客位在上述各种职务中列为上 首。
由此可知,自唐代以来,佛教寺院未来满足各种接待服 务功能齐全,已经能够满足信众和普通香客“吃”、"住”、 "行”、_游"、眾"、"购”等各方面的需求。也就是说, 无论是信众还是普通香客,不管是何时何地参访佛教寺院, 就已经可以衣食无忧了。
3结论与启示
亚太旅游理事会会(The Pacific Asia Trave丨 Association ) 预测,21世纪人们的出游方式已发生本质性改变,旅游活 动由原来纯粹消遣逐渐向精神和体力的双重放松转变。宗教 旅游将成为未来旅游的重要发展趋势之一,未来宗教旅游发 展有着非常广阔的发展前景。综观古代佛教旅游发展历程和 寺院功能的转换,可为现代佛教旅游开发提供许多有益的启
不。
启示一:本质上现代佛教旅游是古代佛教旅游的发展与 延续。现代旅游活动在本质上是适应了社会生产发展和生活 水平的提高,以一种新型的高级消费形式,去满足人们物质 生活的需要。它具有娱乐性、综合性、灵活性、效益性等特 点。本质上现代宗教旅游活动仍然是古代佛教旅游的发展与 延续:①佛教寺院仍是佛教旅游的核心吸引物,但是其旅游 服务功能不断完善。旅游业的发展使处于城市和名山胜地旅 游景点的寺庙,在“农禅结合"的基础上,逐渐发展成为 ‘商禅结合",与旅游有关的服务性营业成为佛教寺院的主要 经济来源。佛教寺院一般都收参观门票,办素斋、招待所、 旅游商店、法物流通处等。僧尼有劳动能力者在白天都有各 自的工作,有的寺庙雇用居士和社会人士帮助规范管理旅游 活动;②佛教信徒的宗教朝觐活动仍然是旅游活动最为稳定 的客源,但是参访者的规模和人员组成不断扩大。宗教朝觐 旅游和宗教观光旅游是现代宗教旅游的主要构成部分。前者 是指以宗教信徒的宗教朝拜、求法和参加重大宗教活动为主 进行的旅游活动。后者是包括非宗教旅游者在内的游客以游 览参观宗教名胜、寺院、遗址以及参观和参加宗教活动为主 要内容的宗教旅游活动。国家旅游局抽样调查表明:全国纯 粹以宗教朝觐为目的的旅游者约占总数的1%,约有近1000 万人。涉及各个年龄段、各种文化教育和职业背景的游客群 体。③佛教旅游者的旅游动机曰趋多元化。随着人们思想观 念的转变和对佛教认识的水平的不断提高,旅游者的旅游动 机向多元化发展,出现了许多新兴的佛教旅游方式,如佛教 朝觐旅游、佛教历史文化参观游、佛教文化学习体验旅游、 佛教胜地修心养性度假旅游[81。
启示二:如何适应现代旅游业发展已成为现代佛教发展 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作为三大世界宗教之一,佛教存在和发 展于传播过程中。在对华传播过程中,佛教没有采取强制改 宗和宗教战争的激烈形式,而是在比较和平的环境中,运用 佛教本身在思想理论上的优势,使中印两种高级文化在保持 各自特征的前提下互相渗透、互相融合。在这一过程中,佛 教获得了中国的表现形式;中国宗教和中国文化因佛教的加 盟而丰富了自身的内涵。因此,中国佛教史首先是佛法在中 国弘传的历史,是灵与肉、精神与物欲、法性与无明此消彼 长的心路历程。其次才是作为世俗层面的中国文化重要内容 的演进史【9]。佛教旅游的展开则是整个佛教历史的客观反映。 也就是说,佛教自传入中国以来,无论在内涵上还是外在形 式上,佛教采取了 “顺俗”政策,不断调整自身以适应中国 文化传统和宗教信仰的需求,这也是佛教得以在中国广泛传 播与发展的重要因素。从目前社会发展趋势看,旅游业作为 21世纪的"朝阳产业”,是目前最具发展潜力的新兴产业。 旅游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增长亮点,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 识,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以及人们生活水平的提 高,旅游正在成为现代人类社会最重要的生活方式和社会经 济活动之一。从现在佛教强调的‘'人间佛教”,关注现实生 问题的发展目标看,与现代旅游活动相适应,通过现代佛教 文化旅游活动的开展,满足社会公众对与传统文化和佛教本 身的“回归”需求,同时发挥佛教在现代社会文化生活中正 面作用和影响,已成为目前所提倡的"人间佛教”必须面对 的重要问题之一。但是如何在满足公众社会需求与保持宗教 独立性之间选择适当的切入点,这无论在宗教界还是在旅游界都是需要值得研究的。
启示三:完善佛教寺院的旅游功能是促进佛教文化旅游 快速发展的重要现实途径。佛教寺院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产 生、发展、成熟的。佛教寺院作为佛教旅游的重要驿站,它 为古代佛教旅游活动提供了全方位的支撑,更是现代佛教旅 游发展的重要资源基础。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佛教寺 院早已与其周围的历史、民族、文化氛围深深地融合在一 起。佛教寺院作为宗教文化的载体,它不仅是美仑美奂的自 然景观的一部分,也是出家僧众的生活和修持的场所,同时 还肩负着社会责任。佛教寺院的文物、艺术宝藏成为了艺术 陈列馆;佛教寺院中教化及安抚作用又成为香客的"心理诊 所";佛教寺院在非常时期往往又担当了慈善、救济的社会 功能,成为安全岛、避风港;佛教寺院又是中国文化的一个 重镇,在对外交往中又充当着重要的角色M。但是,随着现 代社会经济的发展,佛教寺院的许多原有功能在不断淡化, 如佛教寺院的慈善、救济功能,安全岛、避风港的功能等。 但是佛教寺院作为社会心理调试场所和古老传统文化载体, 以其丰富珍贵的艺术成果、颇具神秘色彩的传说和引人深思 的哲理吸引各地游客前往观光游览。并且随着现代旅游业的 发展,其旅游功能(文化教育功能)曰渐突出。也就是说, 佛教寺院对佛教信徒有感召力对非佛教信徒也有感召力。因 此,同历史时期一样,也同样存在一个整体功能转换,适应 社会发展的问题。如何在内容上和表现形式,开发出多样 化、具有差异性的旅游产品,满足现代旅游者多元化的需 求,也成为佛教寺院发展所必须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