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江浙佛教联合会成立的背景

发布日期:2015-06-19 15:53:23
在中国佛教史上,民国佛教是转折时期,长达几千年的封建制度解体,受西方思想影响的共和制 度的国家成立,与国家相依存的佛教搭上了共和制的班车,走上了共和国的新道路。民国佛教出现了 很多新气象,太虚提出了佛教革命思想,振动了整个佛教界。佛教教育重视人才的培养,佛学院成为 寺院的时尚。佛教刊物层出不穷,佛教文化事业红火。此外,佛教组织催生而出,在全国各地开花,也 是一种气象。其中江浙佛教联合会的出现,对后来的中国佛教曾经有过重要的影响。
民初,江苏与浙江都先后出现了佛化组织,进而联合成了“佛化”联合会,但是这些组织并没有产 生多大的影响,很快就被江浙佛教联合会所取代。虽然江浙佛教联合会成为中国南方颇有势力的佛 教龙头组织,曾经在社会上做过一些善事,但是它面对着的是教内外的各种势力与社会压力,以及政 府要求下的局面,即使后来成立了江浙佛教联合会整理僧伽委员会这样标榜“整顿改良”的组织,也不 能根本改变佛教界累年积存下来的积弱积衰的现象。全国佛教界在《寺庙管理条例》和“庙产兴学”, 以及废除神祠邪祀的压力下,聚焦于江南佛教的领导层,江浙佛教会不得不承担了出面领导维护全国 佛教界利益的重任,开始发生转型,走向组织与联合全国各地佛教界共同从事佛教界的维权活动。太 虚大师说:“内政部长薛笃弼,订立了管理寺庙条例二十一条,对于佛教有如日本对中国所提出的二十 —条的苛刻,有把庙产全部充办社会公益的趋势。故由代我经办南京之中国佛学会的谢健、黄忏华等 居士,会同上海的江浙佛教联合会,商议火速把中国佛教会组织起来。当时在佛教存亡的生死关头之 下,全国僧众都感到有整兴佛教的需要,如印光法师等也拟出整理僧伽制度的方案。”®在太虚没有回 国之前,江浙佛教联合会就在上海召开了全国十七省的佛教代表会议。事后有人认为解决寺产所有 权纠纷,编制僧教育方案,提倡佛教生产事业,筹划佛教生产事业,举行佛教社会宣传,联合佛教世界 组织等六项,皆是佛教当此过度之秋,急需革新者,但事业实施,经纬万端,“非合全国僧众,各界信徒 之群策群力,罔克有济”,故成立中国佛教会势不容缓矣。®
1929年四月十二日,佛教界为吁请政府废止《寺庙管理条例》,在上海觉园召开第一次全国佛教 代表大会,并决议成立中国佛教会,®圆瑛当选为主席。这次会议虽然以要求改变《寺庙管理条例》的 内容为中心,但是“整顿改良”佛教的呼声仍然高涨,如闽南佛学院就提出议案
(一)寺院制度试行整顿案
(理由)佛教衰败端由僧材缺乏,僧材其所以缺乏者,则皆由寺院制度之不合法不合时耳。寺 院本佛教公有之产物,本为住僧弘法之场所,凡佛教徒缘有享受及处理之权。今曰寺院都已被一 般无知僧伽误认为己有,为私物,故致无数大好之寺院本足以成就十方僧伽修学者,一变而为个 人所占有,于是僧材无处养成,以致佛教至今日衰败而待亡。要之,此者由寺院制度不良之所致 也。然全国寺院之多,一时亦不易全行整顿,今可就江苏一省中择天宁、江天、慧居、定慧、静安、 光孝、古林、天宁(扬州)八寺试行整顿可也。
(办法)一,以上所举八寺均为江苏全体僧伽组织。
一江苏佛教会整顿制度委员会整顿之。
一每一寺组一执行委员会,会办教务。
一每一寺至少须住僧伽二百至三百人。
一每一寺无论宗何学派(如禅净等宗)每曰除修持课诵外,至少须读书研理五小时,除佛学必 修以外,其它学科(如哲学科学国文外国文自然社会史地算术)亦须兼程并课。
(二)创办工厂维持生活案
(理由)我僧伽衣食所需向赖护法供给,其实护法家所供给者,乃归寺院者也。而一般僧伽之 生活费则端赖其自己营求,以念经拜忏而易得者。今者经忏已在必除之时,一般以经忏为生活之 僧伽行将束手饿毙,且僧伽生活不谋独立将来亦难存在,今宜就各省大埠大寺院中创办工厂,以 维持我僧伽大众之生活一面,要不妨修持佛法之工作,_方则各自谋生活上之独立,如此佛门无 败类、无闲汉矣。
(办法)一一县或一镇至少须办一个以上的工厂。
一工厂用股份公司办法,凡较有寺产之大小寺院庵庙皆须认股。
一工厂之种类须视各地物产需要为定。
一僧伽工作每日至多作六小时,须以二小时为教修法之工作。
一凡不能读书弘法年青力壮之僧伽,皆须入厂做工。
由于材料的关系,我们现在还没有见到这次会议召开的具体情况,但是从前面所述的各种情况分析来 看,这次会议应该充满着各种不同力量的斗争与不同势力之间的较量。闽南佛教学院的提案就将矛 头指向了佛教界的长老,其所提出的“寺院整顿”的要求,直接点出了有势力的寺院名字,要求将“私物”化为“公物”,这就击中了长老们的要害。说明转型后的中国佛教会从一开始就受到置疑,其权威 性一直被受到挑战,中国佛教会仍然还是江浙佛教联合会的化身而已。
江浙佛教之所以要做中国佛教革新的领头羊,这是由江浙佛教的历史与地望,以及其发达的寺院 经济和民众信佛的传统风气等诸种因素所决定的。众所周知,从南北朝时开始,这一地区就成为中国 佛教最发达的地区,“三国时佛教之重镇,北为洛阳,南为建业。”®古人赞叹“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 台烟雨中”,遍布整个江南地区的佛寺成为南朝一道最亮丽的风景。而南朝的佛学则促进了中国佛教 宗派的产生,天台宗和禅宗的源头就与之分不开来。梁武帝三次舍身出家,使南朝的佛教达到高潮。 晚唐以后,佛教的重心逐渐转向南方地区,吴越钱俶在辖区建造八万四千塔,江南佛教普及民间。宋 代以后,北方士族逃往江南,佛教在江浙地区发展迅猛,以杭州为中心的佛教,一时引导了中国佛教的 潮流。明代定都南京,高僧云集,佛风滋长江南大地,最终形成了江南特色的佛教。
江浙地区富饶,文化发达,寺院供给充足,占地广大。宁波天童寺在清代占有土地三千亩,寺内长 期生活的僧人上千。清代,以浙江的临济宗一系影响最大,天童寺临济后裔分布最广。1840年鸦片战 争爆发,清政府开放商埠,上海成为中国最重要的经济文化重地,同时也成为中国佛教的中心,拥有广 大的信徒,寺院经济富庶充裕。这时佛教已经衰落不堪,“今日寺院都已被一般无知僧伽误认为己有, 为私物,故致无数大好之寺院,本足以成就十方僧伽修学者,一变而为个人所占有,于是僧材无处养 成,以致佛教至今日衰败而待亡。”®佛教界内部,分为旧派与新派两个阵营。旧派主要是传统派,“散 布于民情俗尚间而有关乎世道人心者,则为因果轮回之说,祸福报应之谈,乃高执旧派牛耳。畅福祸 因果之谈,旧时佛教之成分如是,蓄之既深,其潜势力颇为宏厚,普陀印光法师能笃致乎此,出而竭力 提倡,乃高执旧派牛耳。畅祸福报应因果轮回之理,而以劝修净业为归宿,若谛闲、兴慈等,亦此派之 附庸也,今在家之佛徒,此派十占六七,但将来则可预卜日趋衰落矣。” @新派是一些持革新主张或在复 兴宗门方面有所作为者,即:“(一)真言密教派。真言密教久绝华土,近由日本、藏蒙两方传人。日本 则为学于髙野山、丰山之大勇密林、曼殊揭谛、王弘愿等。藏蒙则为班禅、白喇嘛之徒。然纷杂凌乱, 其上正轨之开建犹在酝酿中也。(二)法相唯识学因近年唐贤著述传入,研专渐多,以其能与哲学科学 之思想相阐发,绩学之士颇趋重之。而主导此思潮者,在南京为内学院之欧阳渐,在武汉为佛学院之 太虚法师,在北京为法相研究会之韩德清,各为进行而不系属,其主张亦稍有歧异,韩德清派深沉韬 养,尚无何精光披露,不失为笃学潜修之士。欧阳渐派于学界颇有声望,然亦最为旧派反对。太虚派 则主张平均发达大乘各宗,而以法相唯识学整理及批评大小乘之内学及其余宗教哲学科学等之外学, 而作世界文化之运动,将来之成就若何,此进殆犹难断言也。” ®
清末民初,江浙乃至上海的佛教界为了培养人才,在镇江金山寺成立了“僧教育会”,南京开办支 那内学院,为佛教界培养人才。民国元年,支那内学院欧阳竟无和李正刚成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现代 佛教组织——佛教会,之后全国各地的佛教组织如雨后春笋,先后有中国佛教协进会、中华佛教总会、 佛教弘誓会、中央佛教会等。然而这些组织也由于种种原因,终不能长久,或自动停止,或者解散,或者转并。“佛化衰微,法门颓落,不堪设想。”®面对当时已经不振的佛教,佛学院中的江浙寺院的学生 们提出江浙寺院首先应该在振衰起弊方面发挥作用,认为“吾江浙丛林寺院,规模鸿远,高僧辈出,向 为全国之冠。但清末以来,时受社会摧毁,日益凌替,虽形式犹具,而精神已非矣,推其所由致兹者,则 吾佛教同人,不能宏扬法化,普济人群之故耳。非然者,以佛法之圆满周备,苟乘此普及教育之秋,出 其绪余,足以陶铸一世之人心,使之信崇靡他,更何有剥夺之来哉。”®为此连续发表《致浙江各丛林寺 院书》和《再致江浙诸山长老书》,要求江浙两地佛教界要有所作为。
《致浙江各丛林寺院书》提出:
吾江浙各丛林寺院诸长老,诚能联合一致,宏造僧才,大扬佛化,以之振兴全国之佛教,而为 济世利人之具,则国群且赖之而进于隆治,宁复有驱寺僧夺庙产,捐佛像、税经忏等恶剧哉。否则 僧无教化,民无信尚,国乱教危,其罪不在于一方也,兹谨提出须举办之三事于下,请商议进行 为幸。
(一)组织一江浙僧界联合会。以为筹办两省佛教事业之总机关,就上海觅相当地点设立之。
(二)就江浙两省联合办一有系统之佛学院。内设大学一所,每省区分设中学一所,每道区分 设小学一所,以造弘法人才。
(三)每省区分设佛教慈儿院一所,以广行慈济。
其已在进行之扬州觉海学院、南京内学院,及已办之上海留云小学,宁波孤儿院等,将来成就 原设扩充,届时可更交换意见,以归统一而利进行。
至应如何集议开办及妥定基金厘正规章等,则在吾江浙诸山硕德之卓裁,不更赘述,惟望速 谋联合以举行之耳。®
《再致江浙诸山长老书》强调:
肃启者,同人等鉴于佛教之不宏通于社会,而世道人心,坠落日甚,前曾为一度之陈告,所以 规划僧育而宣扬佛化者,虽不能谓为尽善,抑亦一腔热血之所积,不得已而后言者也。
诸山长老,其已审及而动议之乎。披读上海静安寺覆函所筹设之佛教会,若扩充其县称,即 联络江浙两省数十县分,各选僧界代表协议一致,就原拟之江浙佛教总会名称,先定其基础,时地 亦极相当。幸诸山长老披精进铠甲,执无畏杵,打消旧曰种种兴办教育之疑虑,而一新其善应潮 流不悖古旨之伟大事业也。同人等值此学务倥忽之际,本不暇关心外事,妄有所建议,良以外察 时势,内审教情,衰象弊徽,触深难讳,用特再申前请,深望吾江浙诸山长老亟起而图成之为幸。 江浙学僧发表的两篇告“长老书”,对江浙佛教丛林的震动很大,引起不少反响,并产生了不同的说法 和意见。圆瑛给学僧写信说:
法门秋晚,道树日凋,言念及此,感慨系之。每思挽救之方,无如德微福薄,孤掌难鸣,所以宁 波佛教孤儿院创成之后,任期既满,游化他方矣,今者,难得有诸位有志青年,卫教心殷,利生念 切,发起提倡江浙僧界联合会及佛学院等,其识见之高,志愿之大,诚令我欣羡无尽也。圆瑛当不 惜唇舌,多方鼓吹,然欲求所提议诸事实现于江浙间,其在诸仁者毕业之后,出面联合,惟析不退 初心,誓达目的。圆瑛虽属朽败之材,亦滴沥一点热血,以尽佛子之天职。®
圆瑛的回信赞叹了学僧们的“卫教心殷,利生念切”的心志,表示要“不惜唇舌,多方鼓吹”,但是他又强调了此事有难度,只能等到“诸仁者毕业之后,出面联合”方能成事,这实际上是间接否认了学僧们的 要求。吟雪法师也抱有同感,认为“弟心热如火,对于重兴佛会,早有提议,奈梦诸山不之采纳,何时流 所趋,非振岩拔绰,不易有为,愿上人与弟共勉之。近来甬地匪乱不已,人心无有—日安宁,弟思组织 佛化新青年会,亦少时机也。”®由此看来,当时确实时机不到,困难诸多。祥斋和尚在回复诸同学书 时,对大家的要求予以充分肯定,热情邀请同学们“行化敝邑,创办斯举,开道后昆,大阐宗风•挽回末 法,使毗尼久住,法道常隆……诚同人等不胜欢迎之至也”②。希望利用学僧们的热情来推动佛教的改 革,“济世热情,佛化重兴,指日可待”③。仰西和尚则表示不感兴趣,因为他曾经办过华严大学三年, “法人自海潮之华严大学失败后,对于佛教学务非常灰心,实以敬谢不敏,抱歉良深” ®。学僧们在接到 仰西和尚回信后,曾经给仰西回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对他的办学精神给予充分肯定和赞叹,甚至将 他看作中国佛教“欲推新佛化新纪元新人物者,舍公其谁?”之划时代人物。学僧指出:“以今佛门中尚 有心人如公者在,则前途犹可希冀。至云华严大学失败,不无介于怀者,同人等正不谓然。盖华严大 学为吾国最初创办之僧校,凡事初创,皆多障碍,难期成效。而彼校竟能维持三年之久,圆满华严大 经,其事已不可思议。虽终归失败,而失败者即成功之母,观今中国僧校四起,一溯渊源,何尝非脱胎 于彼乎。为公之计,诚宜奋勇直前,再接再厉,出身为天下唱,际此人心渐转之时,一唱百和,成功收 效,尝可预下,则他日佛教史上,欲推新佛化新纪元新人物者,舍公其谁?同人等年少识浅,无足重轻, 况在求学时代,尤不宜多涉事务,故仅能发之言论而已,若欲行实事之,端惟望公等耳。二年前公等于 沪上有极乐世界之计划,虽不果成,而其规模宏远,已令人倾仰无即。今若仍能集彼同志,开办一二大 学中学,其规模已不啻收小百倍,则成功自属易易,公盍图之。然同人等特以处此时位,无可如何,实 非持局外旁观之态也。苟因缘会遇有能为公等一臂助者,敢勿努力。”®
近现代江浙的佛教“自光复以来,受社会之影响,不克罄述。推原其故,无非因千余年来之流弊曰 深日厚耳”⑥。沉重的历史包袱,使这一地区的佛教惰性极强,特别是那些“狡猾而偷懒者,长踞狮子法 座,丛集寺院庵庙”,®因利益所驱,对要求改革的呼声视而不见,不感兴趣,不去考虑佛教的前途。江 浙地区的大寺院,在江苏是镇江金山、高旻,常州天宁等,在浙江是宁波天童、育王和七塔、灵隐等,这 些寺院在佛教界声望卓著,可以左右佛教的发展。
面对一群学僧的激情,各方人士虽然赞成与支持,但也仅是挂在嘴上而已,真正到了要进人实际 操作的时候,都开始退缩。究其实质,还是因为那些手中握有寺院大权的住持方丈们不愿意推行,正 如仰西和尚所说如果江浙大寺院肯拟办法,人无不赞同,尤恐言之谆谆,听之藐藐,更为辜负同志热 心耽耽也,临颖不尽。”@佛教界不能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各个寺院只能按照自己的能力,力尽可 能的去做自己的事情,例如祥斋和尚⑨的寺院在宿迁县,该地属于苏北,经济不发达,人才稀少,故“敝 邑寺宇虽多,智者实鲜,默念佛化前途,不寒而栗,是以云集诸山缁众,研核改良方针,拟先建设佛教小 学,为培植人材之基础,无如同人等德薄才疏,不学无术”
佛学院学僧的呼吁没有起到什么效果,此事一直成为江浙佛教界人士的心病。1925年,太虚在北京成立中华佛教联合会,各地佛教界积极响应太虚的号召,纷纷组织分会。但是作为佛教大省—— 江苏和浙江两地的佛教界却没有任何反应,当时一批在湖北居住的江浙籍代表可韶、成谦、显教、墨 禅、迦林、道融、永祚、彻空、宗培、机警等出家僧人不得不发出感叹:
我们今曰誓愿来改造这种现象:第一就是要打破那不合时宜的态度,第二就是要建设那适应 新潮的团体。那末,才有精神可以振作我们的佛教,但这两种如何可以做到呢?必须得一妥当安 稳的办法,方不致画饼充饥于事无济咧。所以现在中华佛教联合会,却是一个唯一不二的时节因 缘,像饥得食,像寒得火,像病得医,像暗得灯,是最当行最适用而不容交臂失去的绝妙机缘。
就这佛教联合会的动机,观察到我们江浙的佛教,却不胜今昔之感!盖我们的故乡,自来是 僧才荟萃规模宏大的地方,讵知到了近两世纪无形的日见退化了!现在是一个竞存时代进化时 代,我们佛教适与相反,大多数为形式的而精神实非,佛教本来不是像这样厌世的,像这样消极 的,像这样无声无闻的,决定是要来随顺世间利益世间的,我们既感觉这状况,故不得不以“时应 设化”“随机应变”的方法,贡献于最亲爱的最亲切的江浙同胞。
“时应设化”“随机应变”的方法,是怎样呢?就来从组织佛教联合会入手。
我们对于中华佛教联合会的趣向,今有两个要求,就是:
(一)预备我们组织的团体加入联合会。
(二)促进我们全省同胞加入联合会。
这两个意思,是最简单而当下可以做到的,但是我们联合的宗旨,是怎样呢?是必使两省同 胞,统统革除旧日散沙的现象,组织有系统的团体,合作新佛化的运动,然后我佛教前途的大光 明,乃能将千百年来僧才荟萃规模宏大活动写真,回映于白幕之上,博得亿万人高声喝彩!
我江浙各丛林、长老、法师、院主,向来大雄无畏。此次应该表示同愿,积极进行,以延无上三 宝,于末法时代。
“众生无尽,我愿亦无尽”,我江浙同胞,安得消极懈意而不精进勇猛的组织佛教联合会吗? 推诸大知识有以见教而和合努力,佛教幸甚! !!同胞幸甚!! !®
中华佛教联合会从筹备到成立,从庐山到武昌,再到北京,其重心都是在为世界佛教联合会与召 开东亚佛教会服务,出于这个目的,中华佛教联合会成立以后,其影响非常有限,活动也不算多。其中 最大的事情就是太虚率团到日本参加“东亚佛教大会”,之后,由于日本侵略中国,两国之间的佛教界 交往基本停止,中华佛教联合会也自动停止活动了。
20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是中国佛教危机起伏的时代,其中心事件是围绕庙产而发生了各 种各样的事件,由是酿成了佛教界自觉或不自觉形成的“整顿改良”的活动,江浙佛教联合会在这个背 景下开始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惟是去圣时迢,法门秋晚,大乘之旨,晦而不彰。”®这是民国佛教所遇到的现实环境。“自动改 革,扶衰救弊,护国利生。”这是佛教界面对形势所做出的唯一选择,因为这时已经没有第二条道路可 以走了。政府对佛教界提出的希望,只是一个催化剂,促使佛教界更加重视与更早地作出选择,也是 佛教界为政府解忧排难的“分担革命之工作”。
太虚说“江浙佛教联合会”是上海成立的佛教组织,可是他把时间记错了,江浙佛教联合会的成立 应是在1927年以后,晚于中国佛教联合会成立的时间。他所说的应该是“江浙佛化联合会”成立的事 情。一“教”一“化”是有区别的两个组织。据当时佛教刊物载,1927年“三月二十九日下午二时,江浙 两省佛徒借贝褅鏖路莲花寺开联席会议,讨论佛教应与应革之问题,到者有普陀山前寺志圆,报本堂 莹照,宁波天童寺禅定,本埠龙华寺元照,国恩寺开生,留云寺德浩,莲花寺化果,福田寺庵仰西及男女 居士等八十余人,公推圆瑛法师为主席,结果决议发起江浙佛教联合会。(一)先设筹备处。(二)决议 筹备委员十二人,再于中互推主任委员二人,当选圆瑛、王一亭、仰西、开生、禅定、莹照、源龙、元照、月 祥、竹溪、范古农、关炯之、刘仁宣、唐大定等,为筹备委员。(三)组织十省佛教联合会,向政府请愿护 教。(四)组织金卍字”①。仁山与克全在中国佛教会上提出的《江浙佛教联合会及整理僧伽委员会应 一律取消以昭统一,所有整理僧伽委员会余款归拨本会,以充现前开支》也提到:“仁山按,江浙佛教联 合会及整理僧伽委员会皆前一二年应付潮流临时组织,今中国佛教会既经成立,其它一切名目应一律 取消,以免纷歧,而昭统一。所有整理僧伽委员会之余款应全体拨归中国佛教会,以充现时开支,是否 有当,伏乞各执委会公决。” ®以此可证。
江浙佛教联合会整理僧伽委员会本是佛教界迫不得已而成立的,预计的整理时间“以一年为限”, “中国佛教已处于最危险的时期:自身的腐败因从大小佛寺制度不良的关系,中国全国所有佛寺,皆已 为一般不明佛法不守教戒的伪僧所占据,他们只知道利用‘有土此有财’的机会,自私自利5这种黑暗, 到现在已暴露出来了”®。政府对佛教的要求是“整顿佛教、改良佛教”,“即自动的按庙宇原有之房屋 田产多寡,兴办各种学校,或平民图书馆,或平民医院,或贫民工场等”。以“整理僧伽,剔除积弊,发扬 大乘救世之精神为宗旨”的整理僧伽委员会,其重点工作应是以整理僧伽内部事务为主,但其职能已 经取代江浙佛教联合会的一切,其下的调査股、宏化股、设计股、救济股几个单位主要任务是处理教 育、弘法以及创办农林工业和兴办医院赈济等,而事关佛教界利益最大的危害与聚焦的佛教制度与财 产的使用等改革活动,虽然被提到,但是如何进行改革,还没有被突显出来,看不到该会想怎样去具体 进行改革的方案。尽管如此,江浙佛教会最终是按照政府的要求动起来了,政府感到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