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金代佛教政策新议

发布日期:2015-06-29 13:10:01

金代佛教政策新议

金代是中国佛教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近年来,关于金代佛教政策问题的研究比较深 人,大多数专家学者认为“利用与限制并重”是金代佛教政策的基本内容,①但是,笔者认为, 从金代佛教发展的实际情况来看,这一结论应该做一些补充和修改,金代的佛教政策是利用 与限制并行,但以利用为主。

金(1115—1234)是由女真人创立的北方民族政权。女真人生活于白山黑水之间,经过漫 长的历史积淀,逐渐形成了自己完整的民族文化。但是,随着金朝崛起后女真人大规模迁居中 原,女真人与汉族文化的接触日益频繁,最终导致女真人的汉化风潮一浪高过一浪,其结果是女 真人对本民族的文化日益疏离,对汉族文化逐渐热衷,金代中叶的海陵、世宗、章宗三位皇帝就 是明显的例子。海陵自少年起就学于名儒张用直,“渐染中国之风”,②“好读书,学弈象戏、点 茶,延接儒生”,③在汉文化的薰陶下,海陵“虽不能博通经史,亦粗有所闻”。④世宗在金代诸 帝中以大力提倡女真民族文化著称,但实际上,世宗推行的许多措施,如置经书所翻译儒经、修 建孔庙、完善科举制度等,本身就是金代汉化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章宗“属文为学,崇 尚儒雅”,⑤其诗词之美,被后世称为“南唐李氏父子之流也”,⑥其音律之精,与唐玄宗、后唐
庄宗、南唐后主、宋徽宗并称“帝王知音者五人”。①海陵、世宗、章宗有如此深厚的汉族文化 修养,一些宗室臣下也毫不逊色。世宗之子、章宗之父宣孝太子问学于儒者郑松,“专心学问, 与诸儒臣讲义于承华殿。燕闲观书,乙夜忘倦”。②他对女真文化日渐隔膜,对汉族文化日渐亲 近,甚至“欲变夷狄风俗,行中国礼乐如魏孝文”。③世宗之孙完颜璿自幼与诸儒往来,“少曰 学诗于朱巨观,学书于任君谟,遂有出蓝之誉”,④“博学有俊才,喜为诗,工真草书”,⑤被誉 为“百年以来宗室中第一流人也”。
女真人既然能够如此广泛而迅速地接受汉族文化,那么,他们接受佛教文化当然也在意料之 中。纵观金代佛教史可以看到,从金初到金末,佛教逐渐盛行,佛教信仰逐渐加深,这可以从以 下两个方面得到验证。一方面,佛教寺庙的数量不断增加。从世宗开始,金朝为弥补财政不足而 大量发卖寺观名额,一大批无额寺院因此合法化,寺院的数量由此增加。在不断颁赐新寺院的同 时,大批旧有寺院得到修复和扩大,例如,磁州常乐寺因旧址狭窄,遂自皇统八年(1148)九 月至天德二年(1150)六月,将旧有寺院“筑而广之”,殿成之后“高广宏旷,冠于一方”。⑦ 并州之威德院“颇以寺基迫隘为嫌”,大定年间重修,“凡役工五千有奇而寺加广”。⑧阳城县海 会寺因“旧堂坏壁,暗其丹青;圮桷疏檐,摧以风雨。既卑且隘,欲倒而倾”,遂于大定十年 (1170年)重修,“辄毁故以更新,特易小而成大。广其制度,增其基址”。⑨由于不断的赐额和 重修,金代佛寺的数量和规模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以并州佛寺为例,“宣、政之季,废于兵者凡 十之七。曾不百年,瓦砾之场金碧相望,初若未尝毁者”。⑩
另一方面,佛教的社会影响不断扩大。金代社会历经太祖、太宗、熙宗、海陵四朝的动荡, 到世宗、章宗时期已进人稳定发展阶段,这为佛教的兴盛奠定了重要基础,时人谓之“大定之 初,天下鸿宁,释教大兴”。⑪“普天率土,被于膏泽。诞布德音,崇重佛教”。⑫社会大众对佛 教信仰的增强可从不断高涨的助缘建寺热情中得到印证。海陵年间长子县修建妙觉寺时,民众 “至于施物、输材、献工,不待诱而云集”;⑬大定年间鄄城县修建正觉禅院时,“巧者献工,勇 者助力,富者输财,辩者劝施”;⑭定州修建圆教院南院时,“有助材木者,有助砖石者,有助 笆瓦者,有助人功者”,“或肩背负荷而送者,不惮烦劳。或车牛载运而来者,□□迢邈”,⑮这 些石刻史料中有关民众捐财献物的记载可能有一些夸张的成份,但是大量石刻文献中都有类似的记载,说明“富者以赀,工者以巧,壮者以力”①的基本史实是不容置疑的。与此同时,佛事 活动的规模也非常庞大,皇统四年(1144),汾州香积院举行盛大佛事,“是日也,莫不幡幢蔽 日,缯盖遮空,森列花灯,敷陈茗果,異申虔恪,同会香羞,唯凭奉佛之因,仍切恳祷之愫”,② 天宁万寿禅寺毕工时,“集山东十八郡大长老洎传戒宿德,建龙华会七昼夜以落其成。幢盖鐘 鼓,填溢衝市。缁素万人,遐迩咸会”。③东平府荐诚院落成时,大作佛事,“于是四众云集, 如水凑川,如风入阿,奔前轶后,惟恐不及。扶老携幼,酌水捧花,随意稽敬,异口同音,歌传 殊胜”。④这些史料说明,民众对佛教的信仰确实大大增强,人心向佛几成社会风气。如果说金 代前期佛教的社会影响更多地局限于上层社会,到金代中后期时,佛教影响已扩展到社会中下 层,这为金代佛教的发展奠定了深厚的社会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