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佛教僧人修行生活的主要形式也跟都市社会密不可分

发布日期:2015-07-06 20:52:14

佛教僧人修行生活的主要形式也跟都市社会密不可分

过去佛教僧人修行生活从形式上讲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林居的“头陀行”,另一种 是符合中道精神的庙居的集体生活。林居和庙居,用今天的术语就是“森林派”和 “都市派”。佛教文献留下了这两种传统长相对立的记载,也有学者做过这方面的专门 研究。⑤这两种修行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是从僧人居住的地点来表现的。虽然我们常常在 佛经中读到佛陀在不同场合鼓励弟子们去林间、空地、山洞、树下、稼禾草堆等处去禅 修,但是这只是建议弟子选择安静之处进行宗教实践,而不是终身与世隔绝,因为他也 敦促他们在自己修行的同时也去各地度化他人。

林居或游荡在荒野是宗教苦行的一种必然形式。佛陀却极其反对苦行。他第一次说法就罗列了几乎当时所有的宗教苦行方法,并加以批评和否定。①甚至于当原意是 “苦行”的“tapas” 一词用于佛教修行方法时,也被重新诠释成“禅修”或“一种 自制的理性生活”。②现存佛教文献中保存了多部反映佛陀反对苦行的经典,这里略 举一二。在《长阿含经》卷第八的《散陀那经》中佛陀就说苦行很容易使人变得傲 慢和自豪,而真正的苦行应该是有道德的行为和禅定功夫。③然后,在本经第十六卷 的《裸行梵志经》中,佛陀跟一个叫迦叶的裸行外道讨论苦行。他否定了一系列的 苦行僧是真沙门和婆罗门,坚称消除了烦恼的修行人才是真正的沙门和婆罗门。同 时,佛陀也表示阿罗汉的智慧和自控自制的能力远远胜过苦行僧的庸俗的折磨。他甚 至说苦行其实反倒还障碍真正的修行,因为它会将行者的精力从最重要的方面转移开 去。④从这两部经典所列举的苦行种类,我们可以看出,佛陀所反对的苦行是自我折 磨甚至自残的修行方法。

佛陀赞叹和允许大迦叶坚持他的林居的苦行生活,是因为据佛陀自己的讲法,即有 佛没佛出世大迦叶都通过自修而获得解脱,这意味着他不会因为修苦行被人崇奉而昏了 头脑然后反遭堕落,而是会有足够的智力和神力把握自己的成就,最终解脱。⑤最关键 的是,他的苦行严格来讲是“头陀行”而不是外道自虐性方法。这“头陀行”可能是 佛陀成立僧团之初僧人生活方式的写照。律典反映,当时的僧人要求遵守四种艰苦的生 活原则:吃残羹剩饭、穿粪帚衣、住树下、和用发酵的牛尿作药。⑥巴利语《中部尼卡 伢》包含有九种可以实践的“苦行”,有学者认为这说明当时“头陀行”在僧团内部很 流行。©这种猜想可以从长老和长老尼的诗歌中获得印证。《长老颂》和《长老尼颂》 用诗歌的体裁描绘了美丽的大自然的景观和亲近大自然的感受,这应该是部分僧人林居 的证明。佛教史上,坚持头陀传统的僧人从来都没有消失,斯里兰卡和泰国至今都还有 所谓的“森林派”佛教僧团。

不过,即便是“头陀行”佛陀也不广泛推荐任何僧人去实行。这一点从佛陀响 应其弟子提婆达多的提议就可以看出。他提出几种苦行并要求佛陀将它们规定成僧人 必遵:林居不住村边;常乞食不受请;粪扫衣不从居士受衣;树下宿不住房屋;不吃 鱼和肉。佛陀说前三个僧人们可以自由选,第四个雨季可以做,第五个关于鱼肉,只要食者“不见、不闻、不疑”是为自己杀就可以吃。①各种记录这一事件的律典都把 提婆达多的建议视为“破僧事”,说明代表大众僧侣的律典编辑者还是反对“头陀 行”的,当然也不赞成常年林居。©虽然,佛教僧团一开始是林居的,但或者就在佛 陀有生之年,随着僧团的日益壮大和其它客观方面的需要,原来只用来定期诵戒和安 居的讲堂有了僧人长期居住,更多供僧人歇脚或集会的各地临时站点开始变成固定寺 庙。学者们把佛经中古时僧人的活动范围归纳为五处:方便乞食及弘法的设于城市之 间的临时站点;沿着商路行走于大城市之间;旅途上用来歇息又与村庄邻近的临时住 处;城郊村外的寺庙;荒无人烟的山上和丛林。③从中可见,只有最后一种地点是远 离城镇村落的林居,传统上称之为“阿兰若”,即“僻静处”,所以,常年游荡荒野 或定居林间而行头陀法的僧人到底是少数。这个归纳正好体现了中道思想的一个方 面;佛陀在经律中也曾直接建议僧团的住地要远近适中:近便于乞食,远可避喧 嚣。④这种规定从考古学获得了印证,因为近现代的考古学家发现,古代佛教寺庙遗 址多处于村落或城市的边郊。⑤

从上可见,集体庙居仍旧是佛教僧团的主流方式。集体庙居的方式就意味着僧团跟 社会的接触和交流更频繁和密切,这也可以看成是古时佛教不离都市生活的另一个方面。

佛教产生时的印度社会正在进行城镇化,作为教主的佛陀并没有反社会及其趋势的 行为和言论,相反,他的一生几乎都在都市化的社会中度过。他的最核心的教义“中 道”从生活态度和对俗人的实用性两方面来讲也竟然具有明显的亲都市社会的性质。 他所认可的修行方法并不涉及到排斥社会,逃离城镇都市,而他的信众的多种社会阶级 性也说明他的言教所服务的是社会大众而不仅仅是隐居山林的少数苦行僧。由此可见, “都市佛教”既符合佛陀的教义的精神,也基本上是其传统的最初特点,所以,其由来 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