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法国的华人佛教道场之初步调查

发布日期:2015-07-07 10:12:52
法国的华人佛教道场之初步调查
早在20世纪初,佛教作为一种被信仰、被实践的宗教,而不是作为哲学或历史的研究对象,就已 经随着越南移民在法国扎下了根(Jamot 2001)。自20世纪60年代起,藏传佛教与日本佛教在法国迅 速发展,并引起了大量法国土著居民的兴趣(Lenoir 1999)。1970年代中期以后,法国安置了大量从越 南、老挝和柬埔寨来的难民,这批移民为佛教在法国的进一步扩展奠定了信众基础。由于在大多数情 况下,佛教徒的身份认同并不是以制度化方式确立的,而且又较少排他性,所以要确定法国到底有多 少佛教徒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不过,自1990年代以来,一些研究者和调查机构认为,从人数上来 讲,佛教在法国已经成为继天主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后的第四大宗教。根据1986成立的法国佛教 联盟(Union bouddhiste de France )估计,在1976-1986年间,法国以不问方式丨目仰佛教、参与佛教活 动的人数翻了一番,从20万人上升到40万人;1997年,这一数字达到60万,从而使法国成为在欧洲 对佛教接受程度最高的国家(Renon 1997)。法国佛教联盟认为,目前在法国对佛教有所信仰和实践的 人数可能已达百万(Bureau of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Labor 2012 ),有近4〇0个佛教中心分布法国 各地。这一数字也许有所夸大。不过,来自非佛教机构的调查表明,佛教确实已在法国人的宗教生活 中占有了一席之地。2007年4月,由市场与民意调查公司TNS-Sofres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La Presse
Quotidienne Nationale, R6gionale, Urbaine Gratuite et la Presse Hebdomadaire R泛gionale 2007 ),在法国 15 岁
以上的人口中,约有1%自认为佛教徒,即约为50-60万人,与犹太教不相上下。法国天主教学院的佛 教研究者Denis Gira ( 2009 )也给出了同样的估计。
鉴于佛教相当迅猛的发展势头,最近十几年间,法国学界与媒体对这一外来宗教相当关注。然而, 在既有的研究和调查中,我们却很难看到汉传佛教的影子。例如,Fr6d6ric Lenoir ( 1999)在其《法国 佛教》一书中,仅考察了法国原住民的佛教参与,而对移民的佛教未加讨论。S^bastien Jamot (2001 ) 的研究虽然基于法国260处各种类型的修行中心,但其中竟然没有一处属于汉传佛教。
当然,研究与报道上的空白绝不意味着法国没有汉传佛教(即以汉语为基本沟通媒介的佛教)的 组织与活动。事实上,在目前法国的数十万佛教徒中,法国原住民佛教徒仍为少数,而70-80%实为亚 洲移民,这些移民中又有近半数为操广东方言的华裔。只不过,汉传佛教的组织与活动大多偏向于华 人社群。由于语言的隔阂,而且缺少专业、常住的宗教师,汉传佛教不似藏传和日本佛教那样明确地 以法国原住民民众为主要传教对象,其佛教组织之间也没有形成东南亚、藏传佛教组织之间存在的那 种联合。汉传佛教在海外仍然属于一种“族群宗教”,在华人社会以外没有显著的公共影响力。不过, 在华人移民社会内部,佛教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即使我们不考虑有部分华人参与活动的东南亚、曰 本和藏传佛教机构,在法国也存在着多家华人佛教道场。法国华人移民大多居住在由巴黎市及其周边 省份组成的巴黎大区(ile-de-France),因此,这些道场也都基本上设在巴黎大区。本文首先分析汉传 佛教移植来法的历史背景,然后再根据我们的田野调查资料,对这些道场的基本情况分类加以说明。
一、历史背景
在20世纪初的中国留法学生当中、特别是在“一战”中被招募到法国的14万华工当中,可能有 些个人的宗教信仰涉及到佛教。①不过,在既有的史料中尚难找到这方面的证据。②汉传佛教在法国 最早见于记载的宗教式传播,应该始于太虚大师( 1871-1943)的欧洲之旅。③1928年9月14日,太 虚在法国马赛登陆,第二天到达巴黎。在随后一个多月中,他多次会见法国东方学者,并在以收藏古 代佛教艺术品著称的吉美博物馆发表演讲。通过这些活动,他倡议建立“世界佛学院”、“巴黎佛教 会”。以此因缘,1929年法国Grace Constant Lounsbery女士( 1877-1968)也确实成立了“佛教友谊会” (Les amis du bouddhisme )。不过,其活动止于少数上流社会人士的知识和审美兴趣,并不是本教意乂 上的实践,而且最终也未能延续。
在此后的半个世纪中,汉传佛教主要由于政治、语言等条件的限制,未能再涉足欧陆。这种局面 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才发生改变。当时,促成华人佛教道场在法国出现的因素主要有两个:一是华 人移民的成长,二是1980年代以来汉传佛教、特别是台湾佛教的全球化。一方面,经过十几年的辛苦 工作,从印支地区逃难而来的华人移民已经在法国扎下了根。他们生活安定、经济富足,对宗教生活 的需要也日益显著。另一方面,经过了 60—70年代进人美国的初步探索,台湾佛教在80年代迎来了 跨国发展的黄金期。尤其是在1987年“解严”后,在政治自由化、信仰多元化和经济全面起飞的条件 下,台湾涌现出大量独立于官方中国佛教会的组织,并迅速向中国大陆以外的全球华人社区扩张。与 此同时,北京方面宗教政策的松动,也使大陆佛教人士与海外华人的接触成为可能。这些因素综合起 来,在法国建设华人佛教道场的因缘也就成熟了。
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道场”仅用来描述集体宗教活动的固定空间,而并非取自规范或法律意 义上的定义。在法国,尚不存在由成规模的僧团聚众而成的中国本土意义上的“寺院”。华人佛教组织 多由在家众管理,其法律身份通常都是根据法国1901年颁布的《自由结社法》建立的社团、协会,或 者是附属于既有协会的宗教事务组。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家华人佛教组织被法国国务委员会(Ccmseil d’6tat)认定为“教团”(congregation religieuse),但这对他们举办宗教活动没有任何妨碍。〇因此,本 文旨在依时间顺序对巴黎华人佛教道场的基本构成给出客观的描述,不评论各宗教团体所传法义的真伪 之类的宗教性问题。只要是利用佛教符号资源、自我呈现为佛教组织的团体,我们都给予注意。
根据宗教权威的合法性来源,在法国的华人佛教大体上可以分为“宗派佛教”和“会馆佛教”两 种形态。这二者也大体对应两种运作方式•.前者多是新兴的跨国佛教运动的分支,后者则是移民社群 自发形成的再地化的宗教组织。
在当代佛教场域日益分化的局势下,汉传佛教在过去30、40年中出现了不少新兴宗派,它们各有 其宗教领袖、法脉传承和组织模式。象在其他地区一样,这些新兴宗派也在法国建立分支、培养信徒、 举办活动。这些组织的宗教师都排它性地归属于各自的信仰宗系,其传教工作的重点是为了扩大本门 本派的影响,因此我们可以称之为“宗派佛教”。更进一步细分,这些新兴宗派中既包括坚持既有僧团 的制度化权威、强调传承的历史连续性的佛教组织,也包括一些独立于传统僧团之外的新兴佛教或类 佛教组织。后者大多由在家人士建立,强调其领袖具有与佛、菩萨相同的神圣地位和神异能力,不承 认正统寺院僧团在宗教上的垄断性地位,因而常常受到正统僧团及其信徒批评。
观音法门一支较早传到法国的新兴佛教组织是由自称“清海无上师”的一位女性所创办的 “观音法门”。①清海无上师生于越南,曾出家为尼,后又改为世俗形象。她曾在台湾传教,其教团 1990年代初一度曾达到全盛期,并与传统僧团佛教发生了相当尖锐的冲突。目前,清海无上师在台湾 已显势微,但其在世界各地的网点仍很活跃。1993年,她在法国建立了“法国禅定学会”,周末在巴 黎东郊组织活动。在印支华人聚居的巴黎13区的一家素餐馆中,我们也能见到有关清海无上师的文字 和影像宣传品,很多宣传品被译成多国语言,供来者免费取阅。
佛光山在以传统僧团为中心的汉传佛教跨国组织中,最早来到法国的是由台湾星云法师建立
的佛光山。佛光山是当代台湾影响最大的佛教组织之一,以国际弘法著名。早在1979年,星云法师就 在美国成立了“国际佛教促进会”。1989年,星云法师曾受邀来法,参加在巴黎大区92省落成的越南 “净心禅寺”(PagodeTinh Tam)的开光仪式。正是在此时,他与在法华人、主要是来自印支地区的华裔 移民建立了联系,并决定在巴黎设立佛光山的分支。1991年4月,星云法师派遣了两位弟子来法国做 准备工作,一年以后,结合了不少侨商的“巴黎佛光协会”于1992年4月正式成立。起初,佛光山在 巴黎大区77省购买了一座14世纪的古堡做为活动场地,不过,因为距离城区太远、交通不便,所以 聚会较为困难。佛光山遂在巴黎华人较为集中的13区租下一个约80平方米的临时活动场地。1993年, 佛光山转到靠近13区的巴黎近郊94省的一处场地。
佛光山在法国的中心组织严整、活动丰富,在巴黎华人中具有比较大的影响力。“巴黎佛光协会” 的主席、副主席和执行委员会均定期选出,而宗教事务则由佛光山派遣来的法师负责。
佛光山对法国的弘法前景抱有很大信心。位于巴黎东郊77省的碧西圣乔治市(Bussy-Saint- Georges)从2000年起,尝试依据宗教和文化多元主义的理念建立一个文化园。于是在2004年前后,碧 西圣乔治市和佛光山双方同意在该地建立一处佛光中心。2006年6月,该中心奠基。2009年,工程正 式获得批准。2012年6月22日,“巴黎佛光山”终于建成向公众开放。与此同时,设在94省的原活动 地点也关闭整修。
碧西圣乔治是一座约有23000人的小城(2010年数据),居民中超过一半是外来移民,亚裔比例 高达35% (AFP2011)。佛光山所新建的这个中心被命名为“巴黎法华禅寺”,它位于一个生态园区内, 毗邻一座犹太教堂、一座老挝寺庙、一座清真寺和一座天主教堂。根据《欧洲时报》(2012)的报道, 该工程耗资1600万欧元,其中80%的资金由台湾佛光山提供,20%来自信众募捐。法华禅寺总用地 6750平方米,建筑占地5180平方米,可容纳超过1000人同时活动。这是欧洲最大规模的佛教中心之 一,已成为国际佛光会的欧洲总部。2013年7月,法华禅寺开光并举办了“欧洲佛光联谊会”。
法华禅寺开放后,成为在法国最活跃的汉传佛教中心,除每周日的法会和每月一次的“禅坐共修
①有关观音法门早期活动的详细研究,参见郑志明:《清海与禅定学会》(1998: 57-170); 丁仁杰:《“清海无上师世界会”略 述:对于当代台湾社会变迁中一个新兴宗教团体的初步介绍》(2004 : 525-540)。
会”外,周六还开设有读经、素食、电脑、法语、英语等社教课程,同时组织夏令营等参访活动。① 慈济功德会就社会动员力和影响力而言,慈济在台湾可能还超过佛光山。不过,在法国,慈
濟的规模却不大,大约在2003年左右才开始有所活动,而且长期以来,只是借用一位台湾侨民在77 省的家庭地址设立了一个临时联络站。通常,这个联络站只组织在法国为数不多的慈濟成员的内部活 动。只有在春节和佛诞日,才会租用场馆,组织开放的、可有100—200百人参加的聚会。2013年4月, 慈济法国联络处终于在巴黎13区设置了一处专用场地,这也是慈济在欧洲的第一个正式的联络处。慈 济的法国联络处与台湾在法的商业团体、政治机构关系密切,与法国官方、乃至大陆背景的组织机构、 中文媒体亦有互动。
净宗学会净宗学会是台湾净空法师创办的跨国佛教组织。2005年,净空法师来访法国,来自
广东的移民F先生与之结识,从此开始组织小规模的宗教聚会。2006年,F先生正式注册了法国净宗 学会,所需资金均来自当地侨民善款。起初,该学会租用了在巴黎13区开设的一家体育文化中心的场 地,每周日跟随净宗学会的DVD集体修行。此后,该学会又在巴黎东南郊区的94省设立了固定的活
动地点。
三、会馆佛教
宗派佛教海外道场的合法性主要来自与宗派权力中心认可,因此,对特定传承和领导者的飯信是 其组织和运作的基础。即使有些道场在经济和管理上是完全自主的,它们在宗教观念和仪式上也是有 明确归属的。与之相反,由华人移民根据同乡地缘关系组织起来的各种“会馆”所设立的“佛堂”在 宗教上却是完全独立的,其出发点是服务于由方言、血缘联系和相似的移民经历所聚集起来的移民团 体。虽然这些佛堂也会在特定时刻延请僧人主持仪式,甚至会邀请僧人住馆数月提供宗教服务,但是 在原则上,其管理完全取决于相应会馆的领导层,而定期改选的领导者们并不需要忠诚于特定的宗派、 寺庙、法师或法门。一般而言,各会馆佛堂的基本活动相似,主要是周末聚会、农历每月初一、十五 的拜佛以及各佛教节日或传统年节的法会。在这些活动当日,都会有免费素餐提供。不过,由于不同 会馆的佛堂对宗教符号的选择和对仪式空间的设计不尽相同,从而各个佛堂也会呈现出各自的特色。
同乡会是海外华人社群内部社会、经济、文化与政治互助的典型组织。根据《欧洲时报》2007年 的一篇报道(萧良2007),当时法国华人社团就已超过90个,其中约三分之一都是同乡组织,现多依 地名称为“某某会馆”。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些会馆纷纷辟出空间,成立佛堂,组织 宗教活动。在此,“佛堂”只是私立宗教场所的一个通称,并不意味着必然有明确的、制度性的佛教认 同。在佛堂中,一般会有观音等大众化的佛教神祇,但是,财神、土地公等民间膜拜或其他地方膜拜 的神祇也会同室供奉。法国拥有佛堂的会馆多为印支华人设立,其宗教习俗的综摄性特征相当突出。
法国华裔互助会玄武神坛法国华裔互助会是印支华人的一个协会,成立于1982年,位于巴黎
13区,主要领导成员多为潮州籍华商。1986年,该协会决定建坛,供奉其家乡的道教神祇玄天上帝。 不过,当该会人士回到广东玄武山玄天上帝庙分香时,此庙已为当地佛教协会所用。有此因缘,该会 也供奉了观音像,所建膜拜场所全称为“观世音菩萨玄武山佛教神坛”,1989年1月29日由时任广东 汕头佛教协会会长的定持法师主持开光。每年春节巴黎13区华人游行时,游行队伍通常从神坛出发。
海南会馆也位于94省。1992年10月,星云法师访法期间,除为广肇佛院开光,
亦曾到海南会馆佛堂普照。该佛堂供奉的是海南地方神祇水尾娘娘。有趣的是,1994年,中国大陆的 净慧法师( 1933-2013 )来法时,亦曾受邀来到海南会馆主持仪式。不过,两位法师均从正统佛教的立 场出发对海南会馆佛堂提出了改宗意见。星云法师建议海南会馆改奉观音菩萨,净慧法师则为会馆人 士授了方便皈依,并赠送了佛像。
潮州会馆佛堂潮州会馆成立于1986年,位于巴黎13区。1992至1993年间,该会馆建成了一
个佛堂,面积约200平方米。1994年1月15日至2月13日,率中国佛教文化代表团访法的净慧法师 为佛堂的观音菩萨、地藏王菩萨开光。在这次访问期间,净慧法师举办了 12次法会、5次讲座,指导 了七日禅修。1月23日,净慧法师还在潮州会馆举行了皈依仪式,为92人(包括数名法国土著)授三 皈依,颁发钣依证(净慧1994: 95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在法国举办的最早、也是规模最大的汉传佛 教皈依仪式。®此后,潮州会馆佛堂与净慧法师所住持的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保持了多年的合作,佛 堂设置在柏林寺帮助下庄严完善,亦常有柏林寺的僧人被请到会馆小住数月,主持宗教活动。潮州会 馆佛堂在诸会馆佛堂中一度声誉颇隆,该佛堂不少信众对柏林寺的法师感情深厚。
最近数年间,由于会馆领导层的更换,该佛堂与柏林禅寺已无系统的合作。受邀来主持佛堂者多 为广东、江浙一带寺院的法师,佛堂风格亦趋于民俗化。2007年8月,原来石质敦煌壁画主题的浅浮 雕前被安放了十八罗汉像,由汕头叠石 玉佛寺达隆法师、宁波招宝山宝陀寺法 正法师、南京毗卢寺传义法师等主持 开光。2008年,该佛堂又举行了道教 神祇黄大仙和关圣帝君安座开光仪式,仍由达隆法师、法正法师等共同主持。
总地来看,该佛堂与大陆僧团合 作较为密切,成立后曾多次接待来访的 中国僧人。例如在2000年10月,就接 待了当时以国家宗教事务局杨同祥副局 长、中国佛教协会圣辉法师率领的中国 佛教代表团。同时,潮州会馆亦数次组 团回中国大陆朝拜名山祖庭。
福建会馆佛堂福建会馆位于巴黎13区,成立于1990年,亦称旅法福建同乡会,其佛堂则建
于1999年,由浙江普陀山普济寺僧人悟根法师主持了开光仪式。佛堂面积约500平方米,主要供奉有 南海观音和妈祖。1999年2月,该会亦曾邀请泉州南少林寺两位武僧来法表演武术。
法国华侨华人会法华寺法华寺由位于巴黎东北93省的法国华侨华人会开办。法国华侨华人会
成立于1972年,是法国最早的华人社团之一,目前的领导层多为温州籍华商。法华寺2000年7月30 日正式开放,由净慧法师主持开光典礼。法华寺占地约1〇〇〇平方米,包含多大小不同、功能各异的多 重空间,应该是目前会馆所办最大的佛教道场。起初,法华寺邀请浙江普陀山的僧人主持法务,2003后延请来自台湾的比丘尼慈青法师主 持,影响日渐增大。
因有僧人常住,法华寺保持了 汉传佛教寺院的基本功课,每日均 有早晚课诵。每逢周日、农历初一、 十五,通常有100—300人前去参加活 动。重大节日期间,寺中需外请法师 共同主持仪式,参与活动的华人数以 千计。值得一提的是,法华寺香火旺 盛,善款收人颇丰,为中国大陆募集 的慈善捐款的数额亦相当可观。据常 和(2009 )统计,在2002-2008年间, 法华寺为大陆慈善义捐超过36万欧元, 其中2008年为四川地震灾区即捐款10 万欧元。(图2)
无论是跨国佛教组织的分支,还是会馆佛堂,都具有组织膜拜、仪式服务、流通善书等相似的宗 教功能。对于普通信众而言,这些道场是他们个人宗教修行、获得精神慰藉的场所,同时也是他们在 一个相当复杂的移民环境中扩大社会交往、参与文化活动的重要方式。对有些较为投人的信众来说, 每周日去做义工、参加法会,实际上构成了他(她)们最重要的公共生活。从宗教活动组织者的角度 来看,道场的目标或在于弘扬某种法门,或在于为社团成员提供服务,但不能忽视的是,宗教活动也 是主办者扩大影响、增加收人的一种方式。不能聚集相当可观的经济与社会资源,是办不了宗教场所 的。因此,宗教道场的存在本身,就是对组织者的实力的一种证明,也是社体内部团结一致的象征。 道场如果人气旺盛,在经济上平衡甚至盈余是不成问题的。事实上,上述各佛教道场几乎都提供长明 灯、莲@等付费的宗教服务。每年农历新年时,很多华人都保持着除夕夜烧头香的习俗,这也正是各 道场较大宗供养的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