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汉魏佛教信仰的人文地理学分析

发布日期:2015-07-09 10:48:21
汉魏佛教信仰的人文地理学分析
从人文地理学的视角来分析汉魏时期的佛教 信仰,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关东地区:佛教信仰雷同于神仙和黄老
信仰
如果我们把先秦文化从人地关系的视角来考 察的话,伏羲在陇西画八卦,创立了易学,被周 文王和周公发扬光大于关中地区。周公又在关中 奠定了礼乐文化传统,成为培养贵族子弟的“官 学”。但到了春秋战国时期,伴随着周平王迁都 洛阳,关中官学衰落,礼坏乐崩,学术东移,关 东学术勃兴,孔子创立了儒学,“隐君子”老子 创立了道家学说,战国方士又创立了神仙之学。 从此以后,儒学、道家之学和神仙之学(后被道 .132 • 教和佛教取代)在汉唐之际互融互补,使汉唐文 化蔚为壮观。
钱穆认为,“秦人僻居西土,就文化言,较 东方远为落后”。秦人的文化措施,“大抵袭自东 方”。[26)东方的齐、燕,战国以来,盛行神仙思 想。在秦始皇时代,神仙思想曾影响到关中地区, 秦始皇、汉武帝皆好神仙,实际上是齐威王、齐 宣王、燕昭王好神仙遗风的继续。就是西汉初年 的儒学,也和神仙思想相近,“伏生传《尚书», 本重《洪范》五行,言灾变,与封禅、符瑞之说 相通”可见,汉武帝的好神仙,是秦汉之际神 仙学说和黄老学说的集大成者,他奠定了两汉皇 族祭祀黄老的传统。据钱穆研究,汉武帝郊祀的 表面现象,似乎是“远追三古盛时之礼乐者,就 实言之,特六国晚年以来方士之余绪,固与贾、 董诸人所唱以古礼乐为教化者远矣”。™也就是 说,汉武帝把祭祀活动作为“兴古复礼之尤要 者,当推封禅与改制”。[29) “武帝封禅,最大动 机,实由欣于方士神仙之说而起也”。[30]东汉的皇 帝喜欢祭祀黄老,这是汉武帝祭祀天地(封禅) 为教化传统的继续,“黄老起于齐,神仙之说与 黄老通”。[31]自汉明帝时代起,东汉皇族的祭祀活 动,又增添了祭祀佛陀活动,直接导致洛阳及其 以东各郡国,乃至江南、华南的士大夫佛教信仰 的出现,标志着佛教信仰已经融入中国上流社会。
这是因为,在东汉时期,外戚和宦官轮流执 政,皇权严重弱化。尤其是外戚,往往把皇帝青 少年化,借以掌握政权,小皇帝随时随地都有可 能成为外戚和宦官争权夺利的牺牲品。东汉末叶 皇帝命运的多变性,加剧生活在外戚和宦官对峙 的夹缝里的皇帝的危机感,他们想通过祭祀黄老、 佛陀的方式,减缓政治压力,获取现实生活的平 安,在大起大落的政治风波上化险为夷。而长江 流域的草根化佛教信仰,与皇族佛教的此岸性恰 恰相反,突出了彼岸性。所以,皇族佛教信仰的 特色,主要表现在重生的信仰上,这是齐、燕神 仙信仰的翻版。
鬼魂观念是人类最早的宗教观念之一。考古 学者发现,在距今约18000年前的北京山顶洞人 的墓葬里,从死者身体四周撒有赤铁矿粉的葬俗 推测,山顶洞人已经有了鬼魂观念,™并逐渐演 变成氏族社会和夏殷周二代的祖先崇拜。《礼记 •表记》说:“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 后礼。”[34)这说明殷人重视鬼神祭祀活动。据牟钟 鉴和张践研究,“殷人重鬼,不仅将大量生活用 品随葬,而且大搞杀殉,造成社会生产力的严重 破坏。周代重人,杀殉逐步减少而代之以佣,随 葬品也大为减少,更重视丧礼的仪式性和情感 性”。[351汉人重视《礼记》,规范了儒家祭祀祖先 活动。《礼记•曲礼下》说:“天子祭天地,祭四 方,祭山川,祭五祀,岁遍。诸侯方祀,祭山川, 祭五祀,岁遍。大夫祭五祀,岁遍。士祭其 先。”t36]《礼记•王制》说:“庶人祭于寝。”™ 《通典》第48卷对“庶人祭于寝”解释说,“寝, 适寝也。祭法曰:‘庶人无庙,死曰鬼。’”[38]
长江流域是楚文化的发祥地。“楚人的辞赋, 其学与齐之黄老阴阳实相通。其言神仙,则《远 游》。言鬼物,则《招魂》。言宇宙上古,则《天 问》、《离骚》。南人之有《楚辞》,犹海疆之有黄 老阴阳也”。[39]由此可知,长江流域民间的鬼神信 仰源远流长。汉武帝的鬼神信仰,在司马相如为 代表的辞赋家地推波助澜下,则日益根深蒂固。 钱穆说,司马相如“游于梁,交诸词客,盖兼涉 齐、楚两派。其为《子虚》、《上林》,亦以齐、 楚对言。而武帝内廷文学侍从之臣,亦不越齐、 楚两邦籍”。(40]到了东汉末年,长江流域的鬼神信 仰非常普遍,举例来说,沛国丰(今江苏丰县) 人张陵,在汉顺帝(126—144)时人蜀,在今四 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北25里处的鹤鸣山创立 “正一道”,俗称“五斗米道”。道安在《二教论 •服法非老》里指出,“三张①之鬼法”的大致情 况是:“或禁经止价,或妄称真道,或含气释罪, 或挟道作乱,或章书代德,或畏鬼带符,或制民 输课,或解除墓门,或苦妄度厄,或梦中作罪, 或轻作妄佞。”〜佛陀被看作神灵,是在汉魏之 际,由大月氏商人,经河西走廊或青海羌人聚居 地区南下人蜀,成为正一道化的神灵之一,②专 门负责“左道余气墓门解除:春秋二分祭窖祠 社,冬夏两至记祠同俗,先受治录兵符社契,皆 言军将吏兵,都无教戒之义。”[431的“鬼法”,演 变成慰藉鬼魂的摇钱树祭祀、佣祭祀和魂瓶祭祀。 这是大月氏商人的大乘佛教西方极乐世界信仰与 汉族及其土著祖先崇拜信仰的有机结合,大月氏 人就这样从文化上融合在长江流域的汉族之中了, 长江流域的祭祀祖先仪式就这样从信仰上佛教化 了,突出了儒家的“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孝文化的特色。
河陇地区,是对古代河西走廊和陇右地区的 简称,东西长约1600余公里,南北宽约数1〇 ~ 100余公里不等,西连西域(今新疆乃至中亚), 东接关中,南邻巴蜀,是“连接古代东西方世界 文明的桥梁”。[45)陇右在先秦是西戎民族的乐园, 后逐渐被秦人融合,最终归化秦国。河西走廊和 黄河以西的陇上,在战国到西汉初年的漫长岁月 里,一直是大月氏游牧地区,后被匈奴占领。汉 武帝时代,河西走廊和河西陇上,成为汉族移民 区,汉化程度不深。再加上胡汉战争时常发生, 社会处于军事管制之下,大月氏民族东归时,只 是这里的匆匆过客,他们信仰的佛教,也成为过 眼烟云,在这里没有留下什么印痕,只有到了西 晋时代,竺法护才在河陇地区竖起了佛教文化的 里程碑,把河西走廊和陇右变成了连接西域佛教 和关东儒学和道教的“黄金纽带”。
汉魏时期的佛教,是佛教中国化的初级阶段, 以洛阳及其以东各郡国为皇族和士大夫佛教信仰 的地理板块。由于皇族的信佛,促使佛教在中国 东部沿海地区传播开来,西域高僧和本土儒生, 互相合作,翻译佛教经典,著书立说,把佛教文 化融人中国传统文化之中,使佛教文化与中国传 统文化水乳交融在一起,最终成为中国传统文化 的有机组成部分,时至今日,佛教文化已经难以 分辨出是外来文化的因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