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汉藏教理院对地方佛教的影响

发布日期:2015-07-11 12:25:23
汉藏教理院对地方佛教的影响
汉藏教理院以“沟通汉藏文化、联络汉藏感 情”为基本宗旨,教育导向亦重在培养汉藏文化交 流人才,但它同时也“负有发扬光大整个佛法之使 命” ,是民国佛教的最高学府,实际所起的作用 自然不限于汉藏文化交流。然而,综览此前的汉 藏教理院研究,如《略论汉藏教理院在促进汉藏文 化交流中的贡献》[2]、《汉藏教理院(1932 - 1950) 研究》等,在谈到汉院地位和作用时,大多侧重 于汉藏文化交流方面,对其在佛教教育及佛教整 体上发挥的作用,特别是对所在地域及周边佛教 的影响相对较为忽略。而作为民国佛教最高学 府,汉藏教理院在重庆办学18年(1932 - 1950), 对重庆佛教影响可谓极其深远。一组简单的数据 即能表明这点。据笔者统计,18年间,汉院共招收 学生500名以上,在生源地明确的399人里面,约 77%的学生来自川渝,具体到重庆当地(依现行政 区划),则先后有135人曾到汉院就读(每三个汉 院学生中就有一个重庆籍),分布在27个区县。 也就是说重庆现今38个区县将近四分之三的区 县有汉藏教理院学生。南川也在其列,并且此地 不仅有汉院学僧,更曾与汉藏教理院发生直接联 系。
南川位于原川东现渝南,东、南两方皆与贵州 接壤,境内金佛山历史上曾有过佛教兴盛时期,被 称作“川东第一山”[4],但在民国年间南川及金佛 山佛教却已相当衰落。民国高僧太虚大师受南 川县府和士绅之请,依托所办汉藏教理院,一度有 中兴南川及金佛山佛教之计划,并着手实施, 但逢时代巨变,所计划者即告中止。20世纪80年 代末,南川佛教渐兴,现有宝象寺等8处佛教场 所™P 8)。但金佛山直到2009年方由旅游开发者介 人并礼请重庆华岩寺道坚法师而有重建寺宇打造燃 灯古佛道场的动议。据闻,金佛山现已恢复 原四大寺中的凤凰、金佛二寺,前者原址复建, 2012年即已竣工并由华岩寺派僧住持;后者异地 复建,新址距凤凰寺不足百米,到2014年9月主体建设亦已完工。
至于此前对南川及金佛山佛教的研究,主要 有道坚法师两种著作:《佛国寻踪一一南川金佛山 佛教遗址碑拓辑录》[8]、《南川金佛山佛教研 究》,及黄夏年先生《重庆南川“古佛应迹”金佛 山的近现代复兴》③一文。道坚法师第一本著作在 大量田野调查基础上整理辑成,对南川现存81处 佛教遗址碑拓进行了地毯式普查并记录之;第二 本则分三大部分对与南川及金佛山佛教相关的21 个主题分别撰文,搜寻摘编汇集地方志书、禅宗灯 录等大量原始材料,尤其是对该地区燃灯佛信仰 的考证发人未发,两书皆为拓荒之作,甚为难得。
僧裔松邑北鸣玉乡安山寺,清雍正朝创建,开 山和尚裔松荒度,构造殿宇数重,又广置脚庵,富 有产业,晚节颇有了悟。没时,其乡负贩数人自外 河归,遇之于插秧坪,问师何往,曰朝峨眉,反顾嘱 曰,吾有蒲团女绣鞋及某物,在去寺若干里某道旁 洞中,亟语我徒往取。负贩者归,闻松适死,惊告 其徒,往洞,果得焉。以高行老衲而藏女鞋公言不 讳,此必故作幻弄,不可以常理测也。
此述及开创该寺之裔松法师临终大显神通, 人在寺庙圆寂的同时故意露形迹于外,且以高行 老衲而藏女绣鞋并毫不避讳地公诸于众。道坚法 师分析,之所以告诉商贩所藏为女鞋,乃因商人逐 利,如是其他有价值之物,诸如银钱,则可能被私 吞,加之老衲藏女鞋对比鲜明,令人生奇,就能让 更多人知道。诚然如是,不仅当时广为人 知,亦被载人县志传于后世。志书作者则认为是 裔松法师故弄幻术,不可以常理揣度。然从中亦 见其修证功夫。
设以清雍正时裔松法师创建安山寺为开山, 则此寺到民国时刚好两百年,清末、民国两种县志 皆录,寺之传承想亦未曾中断,但除裔松法师留下 记载外,其余住持和尚皆不明。民国时该寺曾派 源融、源道二僧就读汉院,源道并成为南川唯一的 汉藏教理院普通科毕业僧(没有读专修科者)。过 此之后,如在《佛国寻踪一南川金佛山佛教遗址 碑拓辑录》,这个南川佛教遗迹碑刻的普查记录上 却没有安山寺任何信息,或许已渐湮没、无迹可 寻。然在民国时该寺能同时安排两位僧人外出接 受现代佛学教育,亦表明其见识,寺庙本身也应有 一定规模。另外,有关安山寺民国时情形,除志书 外,又信法师《南川之佛教》中亦有载录:“安山 寺、崇恩寺在北城外十五里之石牛河,各有二百 六十担、二百担谷租”。可知安山寺民国年间每 岁尚有谷租260担,经济上当可自足,也是该寺能 供给两僧求学的经济基础。
总体看,到汉院受学的南川僧人较少,而且其 中仅一名在民国晚期完成普通科学业,这位僧人 毕业后又常住重庆华岩寺,没有资料表明他曾回 南川弘法。值得注意的是,民国初年就有华岩寺 焕然法师于南川金佛山重建凤凰寺,民国晚近 则有南川鸣玉安山寺源道法师从汉院毕业后留驻 华岩(此前他还曾就读于华岩佛学院),倒是再度 表明华岩寺与南川甚有因缘,遑论现今亦是华岩 寺道坚法师出面恢复金佛山道场并派弟子德林驻 锡南川光泰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