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汉传佛教政策

发布日期:2015-07-13 16:35:17

汉传佛教政策

虽然满清诸帝多敬信佛教、恩荣法苑、优渥高僧、礼接隐遗,但与所有专制统治者一样,如何确保 一家一姓之江山能衍祚亿载、永命无疆,才是彼等真正压倒一切之首要考量与任务。为此,既要动员 一切力量为皇图永固祈福、服务,又要千方百计从萌芽状态消灭一切可能威胁爱新觉罗氏家天下稳 固、衍祚之各种力量;是故,有清一代,对寺院之建造、僧尼之出家等等,并未因诸帝个人内心世界之需 求而呈现宽松状态,反而限制甚严。

早在入关之前,太宗文皇帝爱新觉罗皇太极即于天聪五年(1631年)冬,集八旗大臣谕令,禁止私 建擅造寺院:“奸民欲避差徭,多相率为僧。旧岁已令稽察寺庙,毋得私行建造。今除明朝汉官旧建寺 庙外,其余地方妄行新造者反较前更多。该部贝勒大臣,可再详确稽察:先经察过准留者若干?后违 法新造者若干?其违法新造者,务治其罪。”®并题准私建寺庙者治罪,若已经呈明礼部者,酌议准 行。”明确将创建寺院之权,收归朝廷掌控;未获许可而私建擅造者,即属违法。崇德八年(1643年)又 谕:“除部册载寺庙外,有不遵禁约新行创建修整者,治以重罪,其该管佐领、领催亦罪之。”®显然,此番 申禁,根本目的在于整治并杜防“奸民”以出家为借口而逃避差役,最大限度地确保战争状态下国家兵 员数量;同时,亦可能有预防朱明王朝及蒙古、朝鲜等敌国探子混迹、藏匿其中之考量。
顺治朝前期,由和硕眷亲王爱新觉罗多尔衮摄政,入关伊始,新政权立足未稳,故其时出台之佛教 政策,亦甚严苛。顺治二年(1645年)定:“严禁京城内外不许擅造寺庙、佛像,必报部方许建造。其现 在寺庙、佛像亦不许私毁,僧道住处不许私迁移出佛像,及自置缘簿募化”,若有违反禁令者,住持募 化,罪及阖寺;散众募化,罪坐住持,并该管僧官,一并治罪。®顺治七年(1650年)十二月初九日,“皇 父摄政王”爱新觉罗多尔衮病死于边外喀喇城,世祖爱新觉罗福临随即亲政,执掌大权,翌年春,便传 旨礼部,宣示改弦更张:“先前曾禁止满、蒙、汉军私自修建寺庙,或往寺庙上香,送孩童人教,随喇嘛斋 戒、受戒等。现天下一统,满、蒙、汉军、汉人皆如一家,法律怎可有异?规满、蒙、汉军、诸官、民等,若 欲兴建寺庙,修复破旧寺庙,往寺庙上香,送孩童人教,随喇嘛斋戒、受戒等,无论男女,皆可随意。钦 此!”®然而,仅越三年,又改为“禁止创建寺庙,其修理颓坏寺庙,听从其便,但不得改建广大”®。此番 变化,或与天主教传教士汤若望有莫大干系,后者曾多次诋毁佛教,力劝世祖爱新觉罗福临:“既不应 当给他们修庙,亦不应给他们建塔。”®
康熙五十年(1711年)十一月,左都御史赵申乔奏称:“直隶各省寺庙常窝藏来历不明之人,行不法 之事,嗣后请除原有寺庙之外,不许创建;将现在寺庙居住僧道査明来历,令按季呈报甘结,不准容留 外来可疑之人;如事发,将该管官员照例处分。”圣祖爱新觉罗玄烨据此敕谕:“直省创建寺庙多占据百 姓田庐,既成之后,愚民又为僧道日用纠集银钱购买田地给予,以致民田渐少。且游民充为僧道,藏匿 逃亡罪犯,行事不法,实扰乱地方。向原行禁止,因日久渐弛,著各督抚暨地方官,除原有寺庙外,其创 建增造,永行禁止。”又覆准直隶各省严饬地方官,概不许创造寺庙。该僧道官不时稽察,取具甘结呈报,并不得容留外来可疑之人。如有故违致生事端者,依律治罪。”®此番申禁,系因部分寺庙有“窝 藏来历不明之人,行不法之事”等情而起。创建增造寺庙,既耗耕地,又费财力,若更成藏歼匿匪之薮、 妄行不法之所,进而扰乱地方治安、影响社会秩序,最终可能酿成危及满清贵族统治之心腹大患,则 “永行禁止”创建增造寺庙,以杜绝奸宄逃犯假冒僧尼、溷迹避罪,从而消患于未萌,似在必然。
雍正十三年(1735年)九月二十三日,爱新觉罗弘历甫继大位,不待改元,便再颁谕旨,鼓励优先修 葺缮补年久倾圮之旧寺旧庙,以杜亵慢之愆,并申虔恪之志,而新建寺观神祠,则必须事先呈报,获准 后方许营造:“朕观各处地方寺观庙宇甚多,而年久倾圮者亦复不少,每致栋宇摧颓,佛像露处,雨淋日 炙,无人问及。在昔创建寺庙之初心,原以崇佛敬神,广种福田,而乃不能久固,转增亵慢之愆者,皆由 寺庙太多太杂,人情喜新厌旧,乐于兴造而怠于修葺之所致也。著传谕步军统领及顺天府五城地方 官,并外省督抚,出示晓谕:嗣后,官民人等乐善好施欲建寺庙,及僧道之发心募化者,惟许将旧寺旧庙 增修加葺,或复整十方之古刹,或缮补功德之专祠,庶令琳宫永焕,庙貌常新,教相增辉,百灵式妥,可 以伸虔恪之众志,即以广福庇于生民。至若立愿广大,材力丰盈,特欲兴寺观神祠者,必呈明督抚,具 题奉旨,方准营建。若不俟题请,擅为兴造者,必加究治。” ®并题准:“凡寺观庵院,除现在处所(先年额 设)外,不许私自创建增置,违者杖一百,僧道还俗,发边远充军;尼僧女冠,人官为奴。”®
虽然皇命肃慄,但实际执行过程,往往网开一面:“前年以民间喜建寺庙,而旧时寺庙倾圮者多,特 谕止许修葺旧寺旧庙。近闻旧址重修者绝少,间有新建寺庙者。地方官并不将朕谕旨宣布开导,此亦 奉行不谨、怠忽从事之一端!并谕令直省督抚知之!”®“京师近地寺庙,旧者倾圮如故,而新建者仍复 有之。”®康熙六年(1667年),“通计直省敕建大寺庙共六千七十有三,小寺庙共六千四百有九;私建大 寺庙共八千四百五十有八,小寺庙共五万八千六百八十有二……共计寺庙七万九千六百二十有二”⑥。 迄至乾隆朝,寺庙数量有增无减,仅北京一地,就达1320座;大江南北,可谓寺刹林立。禁止私建擅造 寺观神祠之令,收效甚微。®其后,也再未出台后续政策。
朱元璋统有天下后,对出家为僧者限制极严——虽然废课僧伽“免丁钱”,度牒免费发给,但之前 必先顺利通过考试:原有僧伽,由翰林院出题考校,凡精通《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金刚般若波罗蜜 经》、《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者,准其继续为僧,不通者则令还俗;新出家者,必先供报入官,获允准后方 许披剃,越三年,再赴京城考试,禅者察验禅理,讲者敷演诸经要义,瑜伽者试以瑜伽法事,考试合格, 正式发给度牒;不合格者,断还为民,且补齐前三年之差役。不过,自景泰二年(1451年)起,又重开售 牒制,直至明亡。
满清立国之初,虽曾于天聪六年(1632年)强调僧人须“通晓经义,恪守清规”,方给度牒,但并未规 定以通过经义考试为度僧条件;人主中原后,更废除明初试经度僧之制,为志愿出家者大开方便之门, 但另一方面,则严禁私度。“……今后未奉上命私为和尚、为喇麻,及私建寺院者,问应得之罪。要作 和尚、喇麻,要见[建]寺院,须知礼部,禀明无罪。”@顺治二年(1645年)定:“不许私削发为僧,僧道官住持纵隐,一并治罪。”九年(1652年),又谕礼部:“僧尼道士已领度牒者,务恪守清规,用本等衣帽住居 本寺庙。如未领度牒,私自为僧尼道士,及用番僧衣服往来者,照例治罪。”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议 准:“各省督抚严饬地方官,申明禁令,不许私行簪剌,违例招徒,其在籍僧道遵照保甲条例,每庙给予 门牌,地方官同民户一体査核。”《大清律》对私度者之惩处为:僧人私刹、道人私簪者,杖八十;若由家 长簪剌,罪坐家长;寺观住持僧道及受业师擅与私度者,与同罪;住持僧道与簪刹之人,并还俗,入藉当 差。①
虽然朝廷一再严申私度冗滥之禁,试图以重典为后盾来清奸宄、正风俗,但成效并不显著,违例私 度现象,所在皆有。
康熙四年(1665年)又定,男子未满十六岁,不许出家;户内男丁不及三人者,亦不许出家:“本户不 及三丁及十六岁以上不许出家,违例者治罪,僧道官及住持知而不举,一并治罪。”®上述禁令,亦未得 到有效贯彻落实,民间甚至有独子出家以致宗祧绝继者,故乾隆四年(1739年)再次严申:户内不出三 丁而出家者,枷号一月,罪坐所由;民间独子,更是嗣续所关,已出家者,限期赴地方官,首明还俗;倘有 故犯,本家家长及受徒之僧道,照律问拟治罪,“嗣后民间独子,概不许度为僧、道,严饬地方有司明张 晓示,仍责令僧、道官时加查察,傥有故犯,本家家长及受徒之僧、道,均照违制律问拟;僧、道勒令还 俗;僧、道官不行查出,一并斥革。其现在僧、道内如有独子出家宗祧绝继者,除老迈残疾不能还俗之 独子外,其例应还俗者,诸地方官出示晓谕,听其自首还俗,将牒照缴销,违者照例治罪”®。
至于女性出家,限制尤严。明太祖朱元璋曾明令:女子出家,须年满四十,未及者概不许。清髙宗 爱新觉罗弘历,亦深虑少年为尼者,往往心志未定,强令寂守空门,容易别生事端,荡闲踰检,为人心风 俗之害,故于乾隆元年(1736年)二月谕内阁:“又闻外间有尼僧一种。其中,年老无依、情愿削发者,尚 无他故;其余年少出家之人,心志未定而强令寂守空门,往往荡闲踰检,为人心风俗之害。……似亦应 照僧、道之例,不许招受生徒,免致牵引日众。有情愿为尼者,必待年齿四十以上,其余概行禁止。著 将此一并人于会议中,妥议具奏。”®礼部遵旨详议,最后议定:(1)听任现有尼僧还俗“2)无法还俗者, 暂予度牒,但严禁招收年少弟子;(3)今后,女性须年满四十方能出家:“……又尼僧亦应照僧、道之例, 愿还俗者,听其还俗;不能还俗者,亦暂给度牒,永不许招受年少生徒。嗣后,妇女必年逾四十,方准出 家,年少者严行禁止。”高宗爱新觉罗弘历谕令“从之。”
为有效管理僧团,早在关外时期,后金政权便已建立度牒制度,天聪六年(1632年)定:“凡通晓经 义恪守清规者,给予度牒。”明确要求以僧人修行素质为标准发放度牒,伪滥僧尼不予度牒。但仅越八 年,至崇德五年(1640年),却完全改弦更张,开始鬻牒,以增加国家财政收人:“新收僧人纳银送户部核 收,随给用印度牒,令僧纲司分发。”®
顺治一朝,度牒颁发办法曾数度反复,顺治二年(1645年)定:“内外僧、道均给度牒,以防奸伪,其 纳银之例停止。凡寺庙庵观若干处,僧、道若干名,各令住持详询籍贯,具结投僧、道官,僧、道官加具 总结。在京城内外者均令呈部,在直省者赴所在地方官呈送汇申抚按解部,颁给度牒。不许冒充混 领,事发罪坐经管官。”又定:“内外僧、道有不守清规,及犯罪人为僧、道者,令住持举首,隐匿不举并治罪;顶名冒领度牒者,严究治罪。”毅然废止前朝纳银给牒之制,重提恪守清规,同时,要求住持及 僧官呈报、汇总所有寺刹僧伽详情,报予礼部,免费颁给度牒;复申顶名冒领度牒之禁,违者严究治罪。 顺治六年(1649年),敕各省布政使负责收缴旧牒,核查境内僧尼,凡能恪守清规者,给发新牒,同时,将 免费发放度牒制一变而为鬻牒之制,要求每张度牒纳银四两,以裕国家经费之用:“内外僧、道必有度 牒,方准住持焚修。该部刊刻度牒,印发各布政使及顺天府,査境内僧、道素无过犯者,每名纳银四两, 给予度牒一纸。各州县于岁底申解该司,汇解户部,仍报部考核。从前给过度牒,一并追缴。”此番变 化,显然是“皇父摄政王”爱新觉罗多尔衮所为。顺治七年(1650年)十二月初九日,爱新觉罗多尔衮病 死。世祖爱新觉罗福临亲政后,痛斥鬵牒之制为“琐屑非体”,敕谕礼部免费发放度牒国家生财自有 大道,僧、道纳银给牒,琐屑非体。且多有谕纳无措逃徙流离,殊为可悯。以后僧、道永免纳银,有请给 度牒者,该州县确查报司府申呈礼部,照例给发。”同时,严饬教团,清净教规,谕令僧尼恪守清规:“僧 尼道士已领度牒者,务恪守清规,用本等衣帽住居本寺庙。如未领度牒,私自为僧尼道士,及用番僧衣 服往来者,照例治罪。”礼部奉旨,乃告示天下:“僧、道均免纳银,如有请给度牒者,该州县察核呈报司 府,呈礼部照数给发。”然迄至十五年(1658年),因换发满、汉两种文字新度牒以取代汉字旧度牒,再次 要求纳银给牒:“直省僧尼道士已经给过汉字度牒者,尽令缴出送部,照数换给清、汉字度牒,并确核先 年已纳银者换给新牒,未纳银者纳银给牒。”此次反复,或与疆圉未靖、兵饷不继、俸银侵欠、国库人不 敷出等情紧密关联,故而欲以鬻牒为权宜之计,来缓解压力;但就世祖爱新觉罗福临自顺治十四年 (1657年)后挚诚奉佛、礼接高僧等行为判断,其内心显然极不愿意鬻牒之法,所以仅春秋两阅,便再次 废止鬻牒制:“僧道度牒,免其纳银。令各该抚详开年貌籍贯及焚修寺庙,备造清册。
康熙一朝,圣祖爱新觉罗玄烨甚是注重惩处私度出家、没有度牒及冒领度牒之僧尼,康熙十三年 (1674年)定:“京城内外寺院庵庙宫观祠宇,不许容留无度牒僧、道及闲杂人等居住歇宿。”十五年 (1676年)题准:“凡僧尼道士不领度牒私自出家者,杖八十,为民;有将逃亡事故度牒顶名冒替者,笞四 十,度牒人官。该管僧、道官皆革职还俗。”复又题准:“直省僧、道停止给予度牒。”高宗爱新觉罗弘历 继位伊始,曾就此释义曰:“历代僧人披剃,有给与度牒之制,所以稽梵行重律仪也。我世祖章皇帝于 顺治八年停其纳银,仍给度牒,迨圣祖仁皇帝康熙初年,并给发度牒亦经停止。盖其时僧徒尚未甚多, 又当玉琳国师、茆溪禅师主持法席,相继振兴之余,犹知共循遗轨,故不给度牒亦属可行。”康熙二十二 年(1683年)议准:“盛京僧、道仍给予度牒。”翌年又议准:“福建、台湾僧、道旧牒,追缴送部,换给新度 牒。,,②
高宗爱新觉罗弘历,于佛陀教法有深刻悟解,对道茂德尊之佛门耆宿,往往屈尽师敬之节;®无论 宗门、教下,凡真修实行、恪守清规、戒律精严、卓荦不凡者,无不推崇赞许;®而对浑浑噩噩、不事真修、 贪图供养者,则十分反感:“佛法以明心见性、兴善能仁、舍贪除欲、忍辱和光为本,而后世缁流竟藉佛 祖儿孙之名以为取利邀名之具,奸诈盗伪无所不为,以致宗风颓败,象教衰微,此皆不肖僧徒贻之咎 也!”力图通过重新颁发度牒来整饬僧团、肃清纲纪。是故,甫继大位,未及改元,便于雍正十三年(1735年)九月二十三日颁赐谕旨,强调恢复度牒制度之必要,同时警告各相关衙门官吏,不得藉机生 事、扰累僧徒修行:“历代僧人披剃,有给与度牒之制,所以稽梵行重律仪也。我世祖章皇帝于顺治八 年停其纳银,仍给度牒,迨圣祖仁皇帝康熙初年,并给发度牒亦经停止。盖其时僧徒尚未甚多,又当玉 琳国师、茆溪禅师主持法席,相继振兴之余,犹知共循遗轨,故不给度牒亦属可行。近日缁流太众,品 类混淆,各省僧众,真心出家修道者,百无一二;而愚下无赖之人,游手聚食,且有获罪逃匿者窜迹其 中。是以佛门之人日众,而佛法日衰,不惟参求正觉、克绍宗风者寥寥希觏,即严持戒律、习学小乘之 人亦不多见。蔑弃清规,徒增尘玷,此其流弊,将不可胜言。朕崇敬佛法,秉信夙深,参悟实功,仰蒙皇 考嘉奖,许以当今法会中契超无上者,肤为第一,则并无薄待释子之成见可知。特以护持正教之殷怀, 不得不辨其薰莸,加之甄别。著该部仍行颁发度牒给在京及各省僧纲司等。嗣后,情愿出家之人,必 须给度牒方准披剌。仍饬府州县等衙门,严查僧官、胥吏,毋许藉端需索,扰累僧徒,违者从重治罪。 尔部即遵谕行。”®
两个月后,高宗爱新觉罗弘历将整饬矛头直指“应付”僧人及“火居”道士 :“四民之中,惟农夫作 苦,自食其力,最为无愧。庀化八材,以利民用,非百工莫备。士则学大人之学,故禄其贤者能者。至 于商贾,阜通货贿,亦未尝无益于人,而古昔圣王尚虑逐末者多,令不得衣丝乘车、推择为吏,以重抑 之。今僧之中有号为应付者,各分房头,世守田宅,饮酒食肉,并无顾忌,甚者且畜妻子。道士之火居 者亦然。夫一夫不耕,或受之饥,一女不织,或受之寒。多一僧、道则少一农民,乃若辈不惟不耕而食, 且食必精良,不惟不织而衣,且衣必细美。室庐、器皿,玩好、百物,争取华靡,计上农夫三人肉袒深耕, 尚不足以给僧、道一人,不亦悖乎!朕于二氏之学,皆洞悉其源流。今降此旨,并非博不尚佛老之名 也。盖见今之学佛人岂独如佛祖者无有,即如近代髙僧实能外形赅清静超悟者亦稀。今之道士岂独 如老、庄者无有,即如前世山泽之癯实能凝神气养怙寿命者亦稀。然苟能遵守戒律焚修于山林寂寞之 区,布衣粗食独善其身,犹于民无害也。今则不事作业,甘食美衣,十百为群,农工商贾终身竭蹶以奉 之,而荡检踰闲,于其师之说亦毫不能守,是不独在国家为游民,即绳以佛老之教亦为败类,而可听其 耗民财混民俗乎!著直省督抚饬各州县按籍稽査,除名山古刹、收接十方丛林,及虽在城市而愿受度 牒、遵守戒律、闭户清修者不问外,其余房头应付僧、火居道士,皆集众面问,愿还俗者听之,愿守寺院 者亦听之,但身领度牒,不得招受生徒;所有资产,如何量给,还俗及守寺院者为衣食计,其余归公留为 地方养济穷民之用;道士亦给度牒之法。该部详悉妥议具奏。” ®
所谓“应付”僧人,多系混迹僧团而大乖僧行之假僧人,甚者饮酒食肉、娶妻蓄子、肆行凶顽,严重 败坏佛教僧伽形象,社会影响十分恶劣,故世宗爱新觉罗胤镇曾痛斥彼等“名僧非僧”、不得称为佛门 弟子!雍正三年(1725年)四月,特谕刑部:“朕每览所奏罪犯案内,多有僧人不法致干宪典者。为僧无 清净心行凶顽事,则其非僧也必矣。朕尝览释氏之教,虽不足为治世理民之用,而空诸色相、遗弃荣 利,有戒定慧之学,有贪嗔痴之戒,为说虽多,总不出乎寡欲、摄心、戒恶、行善四端为大要也。为其徒 者虽有为禅、为律、为讲、为持诵之不同,然莫不以四端为本。至于混迹僧徒实乖僧行者,饮酒食肉、肆 为不法,有应付、马流、塵头、挂搭、闯棍、江湖、捏怪、炼魔、泼皮等名色,皆败坏僧教,甘为非法,何得称 佛门弟子乎?若概以僧目之,则苗莠弗辨,泾渭莫分矣!朕非为僧人正其名色,盖核名实、辨是非,国 家劝惩之法,不可忽也。尔部行文直省,嗣后凡遇缁流犯法,须按是何名色之僧人人案呈奏,审拟定 罪。若既称戒僧,有干犯法纪之事,必严加治罪。”
“应付”僧人既不能栖息山林、恪守戒规、传承教理、专志焚修,反而各分房头、世守田宅、坐膺信 施、无所顾忌,“在国家为游民”,在佛教为“败类”,朝廷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任其无所节制地耗民财、混 民俗。高宗爱新觉罗弘历自诩“崇敬佛法,秉信夙深,参悟实功”,发愿“护持正教”,故此番整肃,剑戟 仅指这类假僧,而不包括清规严整之名山古刹、十方丛林与及愿受度牒、恪守戒规、矢志清修者:“此亦 专为应付僧、火居道士而言也。名山古刹、闭户清修者,在所不问。”®即使对于“应付”僧,整肃方针也 并不严苛:先集众面问,愿还俗者,听任还俗;想留守寺院者,亦满其心愿,惟须身领度牒,且不得招受 生徒;“应付”僧所有资产,除量予本人衣食之外,悉皆归公,供当地养济穷民之用。
至于具体操作办法,高宗爱新觉罗弘历敕令礼部详细妥议。但诸官僚所议办法显然与皇帝整饬 僧团、肃清纲纪、护持佛法之真实意图大相径庭,可操作性亦不强;复因外界误解“应付”僧人与“火居” 道士“资产归公”之旨,更加胥役地保、局外匪类藉机恐吓索诈,致使各地僧道惊恐惶惑,弊端百出,不 利社会稳定,遂又连下两道谕旨,一予总理事务王大臣,一予礼部晓谕全国:“礼部议覆,僧、道给与度 牒一事,虚文多而实际少,与朕意尚不相符。朕之谕令清査僧、道者,并非博不尚佛老、屏斥异端之名 也。盖僧、道之中有应付、火居二种,借二氏之名而作奸犯科,肆无忌惮,恐将来日流日下,更无所底 止。是以酌复度牒之法,辨其薰莸,判其真伪,使有志焚修者永守清规,而市井无赖之徒不得窜人其 中,为佛老之玷。此乃培护二氏法门之深意,望其肃清严整。若朕有沙汰僧、道之心,则何不降旨勒令 伊等还俗,而乃酌复度牒之制,慎加甄别,有何为乎?至于给发度牒一事,若经由僧、道录司之手,势必 又滋苛索之弊。且礼部议称,度牒一张交银三钱,夫交官者虽仅三钱,而本人之所费恐十倍于此矣。 此等之人亦吾赤子,朕岂忍歧视而使之不得其所乎!僧有宗门、教门、律门之分,皆遵守戒律清净焚修 者,即应于此中选择僧录司,以为缁流之领袖,或亦可行。至于应付僧徒皆令受戒给予度牒,若不愿受 戒者勒令还俗,此事礼部所议多有未备。著总理事务王大臣会同九卿定议具奏,若有以此举为多事, 无益僧、道而徒滋烦扰者,亦准奏闻请旨。”再次申明,整饬对象乃是徒有佛门弟子虚名而肆无忌惮、作 奸犯科之“应付”僧人,决不是要沙汰僧尼;恢复度牒制度,旨趣在于辨黧莸、判真伪,肃清僧团纲纪,培 护一代时教,以免将来日流日下,无所底止。“朕前以应付僧、火居道士窃二氏之名,而无修持之实,甚 且作奸犯科,难于稽察约束,是以酌复度牒之法,使有志者永守清规,而无赖之徒不得窜入其中,以为 佛老之玷。其情愿还俗者,量给资产,其余归公,留为养济穷民之用。此亦专为应付僧、火居道士而言 也。名山古刹、闭户清修者,在所不问。前降谕旨甚明,现交与王大臣九卿会议。乃闻外省传述错误, 一切僧、道皆有惶惑不安之意,恐将资产归公,遂尔弊端百出,有将己身田宅诡寄他人户下希图藏匿 者,有谋嘱书吏,分立花户诡名以多报少者,有减债速求售卖变银人棄者,且有局外匪类从中藉口索诈 者。夫此僧、道既谋利敛财如是,揆之仙、佛之法,乃糠秕稂莠也,即取其私棄归公,以养济穷民,亦何 不可之有?天下后世自有公论。但朕之本意,原以天地好生之心为心,一物不得其所,如已推而纳之 沟中,此庸愚无知之僧、道,亦天下之一物耳,朕何忍视同漠外?况朕先所降旨甚明,原以护持僧、道, 而非有意苛削僧、道。今观伊等情形,是愚昧无知、被人恐吓,而不知原降之谕旨也。著该部先行晓 谕,去其迷惑。至于应付僧、火居道士之资产,因无所归著,是以有养济穷民之说。究竟国家养济穷 民,岂需此区区之财物,亦可不必稽察归公。此处著重议具奏。”®此道谕旨,实际上等于宣布放弃此前 要求将“应付”僧人、“火居”道士资产充公之令。大清帝国经过雍正一朝励精图治,国库充盈,故此次 恢复度牒制度,“度牒一张交银三钱”,“应付”僧人“所有资产”,除量予本人衣食外,“其余归公留为地方养济穷民之用”等政令,与崇德、顺治两朝借鬻牒以增加国家财政收人之旨趣,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乾隆元年(1736年)四月,礼部终于遵旨议定恢复度牒制之具体办法:“嗣后僧录等,令地方官于戒 僧内,选择朴实谨慎之人报部充录。……其现在受戒僧人、全真道士素守清规、具有保结者,均应颁给 度牒。若经僧、道等官之手,易滋需索扰累。应行令顺天府、奉天府、直省督抚转饬该地方官,将各僧、 道年貌籍贯并焚修所在,缮造清册,取具互结,加具印结,申送该督抚汇齐报部,照册给发度牒。仍饬 各地方官当堂给各僧、道收执,遇有事故,将原领度牒追缴,如有改名更替,或藉名影射,及私行出家 者,皆照违制律治罪。至于应付僧人,令该地方官传集面询,果系实心出家情愿受戒者,给予度牒;不 愿受戒者,即令还俗,编人里甲为民;若老迈残疾,既难受戒,又难还俗者,查实亦给予度牒,许其看守 寺庙,以终天年。又如深山僻壤寺庙,僧人不能远出受戒,及俗家并无所归者,亦姑给予度牒,仍别注 册,永不许招受生徒。……至各寺庙所有资产免其稽查,以省纷扰。颁发牒照所需纸板工价等项,均 于户、工二部支取,岁终奏销。”®新办法规定:申领度牒者,必须是受戒僧尼;颁发度牒事项,不再由僧 录司承担(以免需索扰累),改由各省督抚转饬地方官,将各位僧尼详细信息造册具保,申送督抚,汇总 后上呈礼部,礼部照册给放度牒,再由各地方官直接发至各僧尼收执,僧尼犯法或践踏清规戒律,追其 度牒,勒令还俗,并照律治罪;至于“应付”僧人,则由地方官传集面询,根据是否真心愿意受戒为标准, 决定是否给发度牒;对老弱病残等确难受戒又难还俗者,更放宽条件,亦给度牒,但计人别册,永远不 许招受生徒;为省纷扰,各寺庙资产免于稽查,“应付”僧资产归公令取消;颁发度牒所需各项费用,均 由国库支付,不需僧尼负担。另据《清高宗实录》卷16“乾隆元年四月庚午”条记载,会齐送部之时限, 规定为“于文到三月内”,可见他整饬之决心与治国之风格!
真欲通过恢复度牒制度来达成整饬教团、沙汰伪滥、严肃纲纪、管束僧众等目的,一如民间之有保 甲而不至藏奸、贡监之有执照遂不容假冒,便需要及时掌握颁发与收缴之度牒数量。是故,礼部上述 办法颁行三个月后,髙宗爱新觉罗弘历再谕总理事务王大臣,敕令建立督抚奏报僧道增减制度:“从前 部议给发僧、道度牒一事,每岁发给数目作何题奏未经议及,恐有司视为具文,无从稽考。著各省将给 过实数,及事故开除者,每年详晰造册报部,该部于岁终汇题。今年初次奉行,其题奏之处,著于乾隆 二年为始。” ®各省督抚若皆能忠于职守,奉行尽善,朝廷便可准确稽考僧尼成数及清厘甄别等情况。
其后,因安徽巡抚赵国麟误会自己意图,奏称:“有此一番澄汰,嗣后便可不必再给度牒”,遂于乾 隆二年(1737年)三月十一日再颁谕旨,明切晓示恢复度牒制度可以令教律整饬、闾阎肃清,充分肯定 佛教具备劝善戒恶、化导愚顽等社会作用,要求各省督抚“务体朕抚育众生物各得其所之意,详悉妥 议,徐徐办理。”®亦即,要求以温和、稳妥、渐进之方式,进行清厘甄别,既逐步裁减“应付”僧人,净化教 团,还佛教以清静本然面目,又避免由此引发社会矛盾乃至社会动荡。嗣又议准:僧、道必须年满四 十、老成且堪为人师者,方许招受生徒一名,所招生徒不再另行给发新度牒,而由师徒次第相传。
至乾隆四年(1739年)六月,礼部共计颁发度牒34万余张,师徒合计,则僧尼道士已达60余万人, 比康熙六年(1667年)增加4倍有余。高宗爱新觉罗弘历据此谕令军机大臣等,再次强调“应付”僧人、 “火居”道士对佛、道两教乃至国家、社会之危害;重申恢复度牒制度之本意,正在于令这类借名出家以 图衣食,甚至于作奸犯科逃脱法网、畏罪潜踪僧道之伍者,“将来可以渐次减少”;最后要求诸大臣密令 各省督抚,徐徐留心,既不张扬,又使游手托名之假出家者日渐减少:“今礼部颁发各省度牒已三十余 万张,此领度牒之本僧各准其招受生徒一人,合师徒计之,则六十余万人矣。目下亦止得照此办理。
但朕査外省官员情形,不过循照部文,敷衍了事,盖未深知朕渐次裁减之本意。尔等可密寄信与各督 抚,令其徐徐留心,使之日渐减少,需以岁月,不在取必于一时。若官吏奉行不善,致滋扰累,则又不 可。” ®其后,又严饬各省督抚深刻领会朝廷“禁游惰劝力作之本意”,不得“仍事因循”或“仅奉行故事”, 必须一年一报,于岁终将僧、道所减实数具折上奏,“缮黄册进呈”,并“别造清册”,送礼部察核,以使逐 年减少之数,井然可稽。®
八年(1743年)三月,鉴于回收上缴之度牒数量未达预期效果,深疑各省督抚仅只虚应故事、谎报 数据,高宗爱新觉罗弘历再次谕令军机大臣:“二氏之教由来已久,其遵守戒律、闭户焚修者,固于民无 害;即寻常僧道,或因无力营生,藉此以免饥寒,亦难尽行沙汰。但游手之徒借名出家,耗民财而妨民 俗,自不可听其引而日盛不为清厘。是以从前屡降谕旨,令该部颁发度牒,本身但准招受生徒一人。 原欲其易于核査,俾将来可以渐减。后因该部所给度牒甚多而缴到者尚少,是以复令直省于岁底将核 减实数具折奏闻。两年以来,据奏僧道数目皆有核减矣,而缁黄之流并未见其减少!此何以故?究之 各省督抚,曾将此事办理耶?抑名办而实则否耶?如但虚应故事,则因循一二年与因循至数十百年何 以异?甚非朕禁止游惰、劝民自食其力之本意!可传谕各省督抚,务必实心经画,善为奉行。固不可 强迫以滋扰,亦不得掩饰以务名;当使渐自裁减数与册符,毋循故辙,以致毫无成效。若办理有费周 章,或致游手游食者反不得藉以养蹌,毋宁仍旧。不必亟亟以减册上之虚名为奉职也。” ®
各种迹象显示,此后数年,僧尼道士数量多有减少,®但随之出现另一问题:根据册籍数据,僧尼道 士仅有沙汰之数,却无续收之数。对此,高宗爱新觉罗弘历一方面怀疑各省督抚用虚假数据蒙骗朝廷 或误解朝廷本来意图而欲逐步尽汰无遗,另一方面又着实担心早已养成安闲坐食等恶习之“应付”僧 人、“火居”道士,遽遭沙汰,为衣食计,被迫受手胼足胝之劳苦,反而可能滋生事端,影响社会安定,遂 于乾隆十年(1745年)五月再谕军机大臣等,令转饬各省督抚并各级官吏,善于体会朝廷意图,从宽办 理:“朕前降旨,二氏之教由来已久,原难尽行沙汰,但游手之徒藉名出家,耗民财而妨民俗,自不可听 其任意去来,不为清厘,是以谕令该部颁发度牒,以凭查核。乃数年以来,各省所报册籍多寡不同,自 因本地僧道多寡不同之故,但止有沙汰之数,而未有续收之数,是有裁而无收也,亦非朕当日办理此事 之意。古圣人之严辟异端者,因其有害于政教,今之僧道不过乡里无依之贫民,窜人空门,以为糊口 计,岂古昔异端之可比而能为政教之害耶?若果去一僧道,即多一力田之农民,则善政也;但朕复思 之,彼游手坐食之人,既为僧道,习于安闲,若迫令改业,受手胼足胝之劳苦,其势有所不能,下过市并 中添无数游惰生事之辈耳,转不若收之寺观中,尚有羁縻也。是以朕前原有渐次裁减之旨,不可听其 引而日盛,若缁黄之属必应尽汰无遗,则朕从前又何难降旨全行禁革不事姑容乎!尔等可将朕意寄信 与督抚,令其善为体会,转饬所属,从宽办理。若伊等错会朕意,以为崇高佛老,则又非矣。”®嗣又敕 令,仿照编审人丁之例,根据“原有僧数”、“新度僧数”、“减少僧数”、“实有僧数”等四柱方式,“造送僧 道四柱清册”,以便及时掌握僧道数量动态变化情况,杜防各级官吏造假虚报。®
积数十年综理之经验,高宗爱新觉罗弘历最后终于深刻洞明各路封疆大吏多阳奉阴违,或以文字 游戏应付朝廷,或迟迟不报上年度僧道核减数据,乃感慨自己精心创建之督抚年终奏报僧道制度早已 有名无实、形同具文,复因大清帝国人口激增,劳动力与耕地之间矛盾日益严峻却又补救无方,遂于乾止督抚年终奏报僧道之制:“前经降旨礼部,颁发僧道牒照,复令各督抚 岁终将所减实数具奏,此原欲驱游手为良农,略示沙汰之意耳。乃十余年来各省奏报不过具文从事, 且若辈即尽令归农,安得余田而与之,转不免无籍为匪耳。据实严査,或致滋扰,有名无实,此综理日 久所悉,正不必袭复古辟异之迹也。著停止。” ®
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二月,礼部奏称,自乾隆元年(1736年)恢复度牒制度,至乾隆四年(1739 年)共发放34万余张,令师徒次第相传,遇事故则予缴销,30余年间再未发放新牒,以致各省府州县选 补僧官,竟出现选无合例者,僧道官因此悬缺甚多,至于偏僻州县,有牒照之僧尼道士更如凤毛麟角, 故请旨例给牒照:“僧道例给牒照。乾隆四年议令将原领牒次第相传,其年未四十例不招徒,遇有事故 者俱令缴部,不准另给新牒。惟停止已阅三十余载,旧照日就缴销,僧道多系私充,其各省府州县僧道 等官因选无合例,往往悬缺未补,缁流羽士,无人管束。请饬交各督抚转行地方官,查明现在僧道实心 焚修者,将年貌籍贯并所住寺庙册报汇咨,仍分别给照。僧纲道纪等缺,即由领牒僧道咨充,其招徒及 事故缴销均照旧例办理。”®对此,山西道御史戈源上摺反对:“近据礼部奏请,自乾隆四年以后僧、道未 给度牒者,交地方官通査补给,以备僧纲、道纪等官之选。査乾隆元年至四年僧、道之无度牒者,已有 三十四万余人;自四年迄今,其私自簪剃者恐不下数百万众。若纷纷査补,必多滋扰,请嗣后永停通 颁。如遇选充僧、道等官,査其实在戒行严明者,具给咨部,给照充补。”高宗爱新觉罗弘历甚是嘉许戈 源之言:“所奏是。僧、道度牒本属无关紧要,而查办适以滋扰。所有礼部奏请给发度牒之处著永远停 止,其选充僧、道官,令地方官査明具结办理,亦如该御史所请,行该部知道。”次日,又就此事再颁谕 旨:“昨据御史戈源奏请停査给僧、道度牒一摺,已降旨允行矣。礼部前请将乾隆四年以后未给度牒 僧、道交地方官通査补给一事,止以备僧纲、道纪等官之选。第度牒不过相沿旧例散给,仍属具文。而 稽査实虞烦扰,自以不办为妥。若云防僧、道滋事而设,未必有牒照者悉能恪守清规,而犯法者皆系私 自簪刹。方今法纪森严,有犯必惩,更无庸为此葸葸过虑。至遇僧纲、道纪需人,所在地方官原可査明 僧、道中之实在焚修戒法严明者,具结呈报上司,咨部给照充补。何必因此一二人之补缺,而令各省寺 观通查滋扰耶?所有礼部奏充补僧道官必须给有牒照之例,亦著停止。”®
甫莅万几之日,试图通过恢复度牒制度,以行政手段来整饬教团、沙汰伪滥、严肃纲纪、管束僧众 等勃勃雄心,至此完全颠覆。两年后,与度牒制度紧密相关之“各省每年造送僧道四柱清册’’制,亦如 敝履般,一并废止。
通行千余年之度牒制度被完全废弃后,朝廷管理僧、道之制,遂由度牒制度一变而为保甲制 度——州、县、城、乡,十户立一牌头,十牌立一甲头,十甲立一保长,户给印牌,书其姓名丁口,出则注 其所往,人则稽其所来,面生可疑之人,非盘诘的确,不许容留;所有客店,亦各立一簿,登记寓客姓名、 行李、牲口及往来何处,以备稽察——寺刹庵观,同样一体立籍每庙给门牌悬挂,同民户査点”;在籍 僧道,则完全按照保甲例制,逐名造册,颁给印牌,以稽其出人。®稽査之法,益昭严密,丛林古刹,逐渐 沦为衙役传呼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