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宋懦误读佛教的原因

发布日期:2015-07-17 10:57:38
宋懦误读佛教的原因
宋儒对佛教存在失真性解读是 客观事实。那么,才髙八斗、智慧超群的宋儒,为什 么对佛教存在如此严重的误读现象呢?根据我们的 初步分析,一方面,佛教来自西域,名相复杂,义理艰 深,宋代儒士理解起来的确存在认识论上的困难;另 一方面,佛教中的基本观念、教律教规,与宋儒信奉 的孔孟之学在价值观上存在明显的差异,这就使得 宋儒对佛教的理解必须根据儒学的精神与主张进 行,这是宋儒理解佛教价值上的障碍。如下我们展 开初步的分析。
(一)认识和判断坐标的儒学化。所谓“认识和 判断坐标的儒学化”,就是指宋儒对佛教的认识和评 价自始至终贯彻着一个基本标准,这就是儒学的标 准。比如,程颐认为,孔儒之教是以所“贵”者引导 人,佛陀之教相反,是以所“贱”者引导人。他说:“圣 人之教,以所贵率人,释氏以所贱率人。” ®胡宏人 为,儒学探求真理,以直接接触事物、研究事物为途 径,而佛教所谈论的“真理”,则是脱离事物的“空幻” 之说。他说:“即物而真者,圣人之道也;谈真离物者,释氏之幻也。”®朱熹认为,儒家所言“性”是仁、 义、礼、智之实理,而佛教所言“性”是“空”。他说: “性中所有道理,只是仁义礼智,便是实理。吾儒以 性为实,释氏以性为空。”®可见,宋代儒家学者对佛 教的认识和评论,都是以儒学为标准而展开的,以儒 学之是非为是非,以儒学之真伪为真伪,这就是所谓 “故凡道理不经圣人所定,皆粗浅而狭陋者也,非精 深闳博也。”®既然认识佛教、评价佛教都以儒学为 坐标,那么在佛教中不符合儒学的思想观念自然或 被改造、或被否定,从而直接导致对佛教的误读。
(2)认识和判断价值的实用化。所谓“认识和 判断价值的实用化”,是指宋儒在认识和评价佛教的 实践中,处处表现出“经世致用”之要求,以实用的标 准要求于佛教。比如,张载认为,世界上所有事物都 是“气”,“气”有聚有散,佛教由于不了解“太虚”是 “气”之散,所以视“太虚”为“空”,由于不知道生、灭、 变、化是“气”之变,所以认世界为“幻”。张载为什么 有这样的理解和判断呢?因为“气”即“实”、即“事”, 它符合儒学实用精神的。胡宏指出,佛教“道体”尚 寂灭、言死生,于修身有功,但不能“开物成务”,没有 实际的作为。他说:“夫释氏之道,上焉者以寂灭为 宗,以明死生为大,行之足以洁其身,不足以开物成 务”@朱熹认为,佛教所言“心”是没有天序、天秩、天 命、天讨、惻隐、羞恶、是非、辞让的“心”,所以不能 “事天”,不能“事天”则为“空”。他说:“释氏虽自谓 惟明一心,然实不识心体;虽云心生万法,而实心外 有法;故无以立天下之大本,而内外之道不备。…… 若圣门所谓心,则天序、天秩、天命、天讨、惻隐、羞 恶、是非、辞让,莫不该备,而无心外之法,故孟子曰 ‘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其天矣。存其心 养其性,所以事天也。’”®因此,与儒家“见得无一物 不具此理、无一理可违于物”相比,佛教是不折不扣 的“空幻”观:“佛说万理俱空,吾儒说万理俱实。”® 可见,宋儒对佛教的认识和评价中具有鲜明的“实 用”倾向,而由于佛教属于精神学科,这种“实用”要 求必然会导致对佛教认知与评价的失真。
(3)认识和判断取向的常识化。所谓“认识和 判断取向常识化”,就是指宋儒把佛教教义降低为日 常生活知识,再以日常生活知识的标准理解、判断佛 教。比如,佛教有“不染一尘,不舍一法”之说。这句 话完整表述是“实际理地不染一尘,万行门中不舍一 法”。那么,宋儒是怎样理解这句话的呢?朱熹说: “他云‘不染一尘,不舍一法,。既‘不染一尘,,却如 何‘不舍一法4到了是说那空处,又无归着。且如 人心,须是其中自有父子君臣兄弟夫妇朋友。他做 得彻到底,便与父子君臣兄弟夫妇朋友都不相亲;吾 儒做得到底,便‘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兄弟有序,夫 妇有别,朋友有信’。”®在朱熹看来,既然“不染一 尘”,就不能‘‘不舍一法”,如果这边“不染一尘”,那边 又“不舍一法”,就是“空”。为什么这样说呢?朱熹 认为,本来,人心中自有父子、君臣、兄弟、夫妇、朋 友,但佛教做得彻底,所以心中虽有父子、君臣、兄 弟、夫妇、朋友而不相亲,实际上是“无、儒学则有分 寸,所以心中“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兄弟有序,夫妇 有别,朋友有信”,故是“有”。可见,朱熹实际上是用 日常知识来衡估“不受一尘,不舍一法”的,“不受一 尘”就是数量上的绝去一切,“不舍一法”就是数量上 的包含万有,因而要么“不受一尘”,要么“不舍一 法”,二者只居其一。这种理解显然没有触及佛教 “性法一如”本体观内蕴。再如,宋儒也常识化理解 佛经中的某些观念。朱熹说:“试将《法华经》看,便 见其诞。开口便说恒河沙数几万几千几劫,更无近 底年代。又如佛授记某甲几劫后方成佛。佛有神 通,何不便成就它做佛?何以待阙许久?又如住世 罗汉犹未成佛,何故许多时修行都无长进?今被它 撰成一藏说话,遍满天下,惑了多少人。势须用退之 尽焚去乃可绝。今其徒若闻此说,必曰,此正是为佛 教者。然实缪为此说,其心岂肯如此?此便是言行 不相应处。” ®所谓“恒河沙数几万几千几劫”,《法华 经》云:“诸比丘,是人所经国土,若点不点,尽抹为 沙,一尘一劫,比佛灭度以来,复过是数无量无边百 千万亿阿僧祗劫。” ®“恒河沙数”就是无数无量之 意,“劫”在佛教中亦是指“其年无数”,所以“恒河沙 数几万几千几劫”就是指时间很久远很久远。朱熹 质疑“为何不讲近的年代”,这祥质疑显然毫无道理。 《法华经》云:“同号曰普明,转此而授记。我灭度后, 某甲当作佛。”®“授记”就是“佛对发心之众生,授与 当来必当作佛之记别也”,就是说授记”就是指佛 陀为弟子们预告,亲证菩提的时间,佛法的授记思 想,在于证明人人都能成佛,不论何人,如能修行佛 道,便可依据各人的根性和修行的法门以及勤惰的 态度而判定成弗的迟早。而朱熹质疑说,佛有神通, 度人成佛应是举手之劳,何需花千年万年甚至亿年 的时间?为什么不能尽快让人成佛,而要历经无数劫之后?可见,朱熹的质疑只是要求佛法符合日常 知识而已。事实上,宋儒对佛教本体论、伦理观、轮 回说、道体的理解,无不具有常识化取向,所以不想 误读也不可能。
(4)认识和判断方式的片面化。所谓“认识和 判断方式的片面化”,是指宋儒对佛教的理解和评论 存在方法论原因,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是以 践行代替思想。就是所说宋儒对佛教的理解与判 断,偏向以实践为标准,而且主要是以“出家”为标 准。比如,二程说:“所谓迹者,果不出于道乎?然吾 所攻,其迹耳;其道,则吾不知也。使其道不合于先 王,固不愿学也。如其合于先王,则求之《六经》足 矣,奚必佛?”®再如胡宏说:“释氏狭隘偏小,无所措 其身,必以出家出身为事,绝灭天伦,屏弃人理,然后 以为道,亦大有适莫矣,非邪说暴行之大者乎?”©可 见,宋儒对佛教的理解,不是从佛教教义去理解佛 教,而“出家”因为经济上、社会发展上的消极影响而 为他们所反对,但这种理解方式显然是不利于全面、 准确理解佛教的。正如道衍所批评的:“程夫子不知 释氏之道而攻其迹。迹本乎道,既不知其本,焉知其 迹之是非‘而攻乎? ”®其二是以排斥代替分析。宋儒 对佛教缺乏耐心,不能理性地学习和理解,而是动则 批判,取一种非理性的排斥态度。比如,张载指佛教 不知“穷理尽性”,所以其法不可行——“浮图不知穷 理而自谓之性,故其说不可推而行。”®张栻认为佛 教根本不值得学习:“盖圣门实学,循循有序,有始有 终者,其唯圣人乎丨非若异端警夸笼罩,自谓一超径 诣,而卒为穷大,而无所据也。”®朱熹则声称“吾儒 广大精微,本末备具,不必它求。” ®可见,宋儒对佛 教的态度基本上是拒绝的、排斥的。如果一种思想 或学说被拒绝学习,怎么可能对它有准确、完整的理 解呢?第三,以危害代替不足。也就是所谓“夸大危 害的方式”,即指将佛教的局限“合理地”夸大成危 害,然后再将这种被夸大的危害附在佛教身上,以理 解和评价佛教。比如,李觏指出的“佛教十害”,®胡 宏批评的佛教“灭义忘亲,三纲弛绝”,®叶适揭露的 佛教“本以坏灭为旨,行其道必亡”,®朱熹批判的佛 教“绝类止善”,®等等,都是将他们所认为的佛教 “局限”放大为危害,甚至是灭族亡国。试想,宋儒动 不动就紧盯着佛教的局限,又将这种局限随意放大 成严重的危害,他们怎么可能对佛教有客观、准确的 理解和判断呢?
综上所述,宋儒对佛教的误读是客观存在的,其 所以误读的原因大致有四:认识和判断坐标的儒学 化、认识和判断价值的实用化、认识和判断取向的常 识化、认识和判断方式的片面化。因为坐标的儒学 化,认识和判断佛教就必然远离佛教本身而以儒学 为是非;因为价值的实用化,认识和判断佛教就必然 否定佛教的超越性而以功利为旨趣;因为教义的常 识化,认识和判断佛教就必然轻视佛教义理而下落 为曰常知识;因为方法的片面化,认识和判断佛教就 必然支离佛教教义而难以欣赏佛教的优长。因此, 宋儒对佛教的误读是难以避免的。而这四大原因 中,有些是属于认识论的,如常识化、片面化,由认识 上造成的误读,我们称之为“非自觉性误读”;有些属 于价值论的,如儒学化、实用化,由价值上造成的误 读,我们称之为“自觉性误读”。最后值得提醒的是, 检讨宋儒对佛教的误读,并不意味着这种误读是毫 无价值的,因为诠释实践中的误读是思想得以发展 与完善的途径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