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汉藏交流中的佛教团体

发布日期:2015-07-20 11:07:01
在近代佛教复兴之中,密教的复兴尤其引人 注目。“一大批内地僧人纷纷东渡日本,西上康 藏,立坛于大江南北,树宗于佛苑学界,欲兴千年 之绝学,更建完全之中密。”诚如何建明先 生所言:“这不仅是近现代中国佛教文化复兴的一 个重要标志,也是近现代中国文化复兴运动中不 可忽略的一部分。”民国时期曾有两次密宗热, 第一次“东渡日本”,唐密回归,起于1910年桂伯 华居士,随后有王弘愿、大勇®、持松、显荫、谈玄、 顾净缘等人,“虽盛极一时,然不久即告消歇,可谓 昙花一现”。第二次即“西上康藏”的密宗热由 来内地的康藏蒙诸大师所掀起”。在九世班 禅、白普仁、多杰觉拔格西等人的影响下,武昌佛 学院大勇、大刚、超一、法尊、观空、法舫等人,于 1924年在北京成立佛教藏文学院。次年,改组为 留藏学法团,联合成都能海等人入藏学法。
1925年,学法团筹划经汉口、宜昌、重庆、峨 眉、成都、打箭炉等地进入西藏。8月到达成都,购 买赴藏物品。9月中旬,大勇法师还在文殊院为能 净等居士说菩萨戒。随后,即起程人西康。 然而,当时西藏方面怀疑学法团有政治目的,多方 阻挠,不允入藏。学法团乃在西康打箭炉停留。 人藏初期,学法团的经费全由华北的护法居士支 持。1926年以后,国民革命军北伐,政局丕变,经 费来源中断。在甘孜期间,团员生活极为艰苦,又 因康藏苦寒,导致罹病丧命者数人。大勇法师也 积劳成疾,于1929年在甘孜圆寂。
留藏学法团诸同仁之中,法舫见人藏机缘未 熟,于1927年下半年返回武昌佛学院。1928年, 能海法师率弟子慈青、普超进藏人拉萨哲蚌寺学 密法。1933年,取道印度回国,整修近慈寺,成为 汉地藏传佛教格鲁派传承的一个密宗道 场。法尊法师于1931年进人西藏,三年后 回国,主持汉藏教理院,培养了大批僧才。密悟、 恒演于1935年入藏深造,大刚留康未返。
1930年,刘湘通令川军驻区各县,选派僧侣赴 康藏学法。Ml是年8月,太虚人川宏法。他听闻刘 湘之命令,提议道:“与其派往游学,不如就川省设 学院,聘请汉藏讲师,召汉藏青年研习之。”[21]此 提议得刘湘、刘文辉、潘仲三、潘昌猷、何北衡、王 旭东、王晓西等军政界人士赞成,遂筹定院址,划 拨经费,成立汉藏教理院。
1932年5月2日,超一法师到汉藏教理院任 事务主任,并将讲堂、寝室、图书室、食堂、客寮、事 务处、教务处,先后设置完竣。该院另附设佛化平 民小学四处以普及教育。[22] 1934年,法尊求法归 来,应太虚之召,赴川主汉藏教理院教务,受托促 进国内与川藏文化交通之发展。[23]法尊任代理院 长期间,于教授藏文等课外,并致力译出西藏宗喀 巴大师的《菩提戒品释》五卷,著《藏文文法新编》 一册,以及《密咒道次第》等多种作品。[24] 1935年 8月底,法尊法师再次入藏,迎请其师安东喇嘛来 内地宏法。[25]其代理院长及训育主任职,暂由教务 主任苇妨代理,并请留藏学法团的观空、严定前来 担任藏文佛学教授,严定且任藏文系主任。9月1 日,《四川佛教月刊》登载《汉藏教理院的历史使 命》一文,指出以前治理藏区的人无视当地宗教风 俗,一味改革,导致结怨,今天要治理好西藏,只有 依靠宗教领袖之权力而施行新政策,“故今日言治 理西藏者必于佛教三致意”。该文借此指出,汉 藏教理院即是承担这一历史使命的重要机构。
1935年7月,西康建省。原拟设省县佛教会, 后经黄隼高与当地汉藏僧人交换意见,认为窒碍 甚大,利益颇少。后由日库活佛建议,设立五明学 院,集中康藏人才。认为这样“一面足以救济康僧 失学之弊,一面又可备政府不时之资讯。”1938 年5月14日,刘文辉“延聘康藏大德为院长及导 师”,在康定成立五明学院。“饬由各寺庙选送喇 嘛入寺熏修,直接救济康僧之失学,以减少施政障 碍,间接地由研究学术之机关沟通汉藏文化,协调 康地政教,以团结人心、巩固边防。”12月15 日,西康诸大活佛、格西等二十余人拟集康定,为 五明学院开学。刘文辉召集大德喇嘛三百余人, 修建护国息灾法会。
汉藏交流中的佛教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