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朱元璋的佛教思想及政策析论

发布日期:2015-07-22 10:13:51
朱元璋对待佛教的态度和观点,为朱明王朝佛教政策的制定奠定了思想基 础。迄今为止,学术界关于朱元璋佛教政策的研究成果颇丰。现有论文重点着 笔于朱元璋对佛教的整顿和限制,而关于其对佛教的怀柔、礼遇政策重视不够; 影响朱元璋佛教政策制定的前提,即其对佛教的基本观点及态度,学者们研究的也很少。
朱元璋对佛教有关理论作了新的阐释,形成了独特的佛教观点。全面深人 地研究朱元璋的佛教思想,对深化明代佛教政策、明代社会以及朱元璋本人的研 究均具有重要意义。
儒佛皆为圣贤之道。朱元璋认为儒之圣贤,之所以被称为圣贤,是因为其善 守“三纲五常”之不易之道,又能身体力行而化导天下愚顽;佛教则神通变化,谈 虚无之道,以果报因缘演教,除了在“别阴阳虚实”方面与儒不同外,“非异圣人 之道”。[|]可见,从根本上说,儒佛皆为圣贤之道。
朱元障重点强调,佛教“暗理王纲”、“阴翊王度”,有辅助教化的功能。佛教 可以“化凶顽为善,默佑世邦,其功浩瀚”/2]佛教的道德教化功能可使人向善, 有利于帝王治理天下。
三教一致,以儒为主。朱元璋认为,佛教虽可“阴翊王度”、“暗理王纲”,但 是帝王若过分崇尚易使“世人皆虚无,非时王之治”;w但若绝弃佛道则世无 鬼神,人无畏天,王纲力用焉”。[4]他曾严厉批评历史上统治者用行政手段消灭 佛教的做法,说:“有等愚昧,罔知所以,将谓佛仙有所误国扇民,特敕令以灭之, 是以兴灭无常,此盖二教遇小聪明而大愚者,故如是。”w佛、道教有辅助教化的 作用,应看到儒佛道三教在济世利物方面的一致性,三者不可或缺,“于斯三教, 除仲尼之道祖务舜,率三王,删诗制典,万世永赖。其佛仙之幽灵,暗助王纲,益 世无穷,惟常是吉。尝闻: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三教之立,虽持身荣俭之不 同,其所济给之理一。然于斯世之愚人,于斯三教,有不可缺者。”w值得注意的 是,朱元璋虽然反复论说三教一致,但在他的观念中三教的地位并非平等,而是 主张三教之中,以儒为主,“三教,惟儒者凡有国家不可无。”m认为孔孟儒学“凡 有国家不可无”,是“万世永赖”之道,而佛道只是“暗助王纲”,起辅助作用。
作为一代帝王,基于世俗统治的需要,朱元捧推崇孔门儒学。虽然曾经出家 为僧,对佛教有特殊感情,但是,他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在他那里,佛教思 想始终逃脱不了政治的藩篱,佛教思想从属于他的政治思想,佛教思想及政策皆 以国家政治为着眼点,为封建统治服务。
在佛法上,空与有并称,权与实相对。这是理论上正反相对的二门,是对于 任何事物的两面看法。佛教为破遣凡夫的执相而立此法,执空执有、执权执实, 皆非中道,故须空有、权实两遣,方得真谛。
朱元璋继承并发展了这一思想。他说:“如来之教,指实言虚,因空谈 有。” W将空与有并称、权与实相对发展成空与有并称、虚与实相对。在朱元璋 看来,空、虚是同一层次的范畴,他说:“空者言虚,实者云妙”,w空即是虚,虚即 为空。所以他通常将“空”与“虚”并用,如“空虚而不实入空虚之境”等。
指斥“空”。佛教主张一切法都有“性”和“相”两方面,性方面的空无叫做 “性空”,相方面的空无叫做“相空”。朱元捧认为“空”乃“相空”,他说:“《心经》 者,每言空不言实,所言之空,乃相空耳。”[m朱元障还将相空分成六个方面,“所 以相空有六,谓:口空说相,眼空色相,耳空听相,鼻空嗅相,舌空味相,身空乐相。” [13]且相空非“真相之空”:“其六空之相,又非真相之空,乃妄想之相,为之 空相。”(14)此处“真相之空”即性空,相空与性空相对,相空是妄想之空,是空相。 执着于空相,危害极大,“愚及世人,祸及古今,往往愈堕弥深,不知其几执 着于空相,帝王会丧天下,富人会丧富,穷人会丧命,出家人会丧失成佛的可能 性。唯一的出路就是去除空相之虚,立本性之实。
佛教“实而不虚”。朱元璋以佛教为“阴”、为“虚所以佛之道云阴者何? 举以鬼神,云以宿世,以及将来,其应莫知,所以幽远不测,所以阴之谓也,虚之谓 也”;[16)以孔孟儒学为“阳”、为“实”:“其圣贤之道为阳教,以目前之事,亦及将 来,其应甚速,稽之有不旋踵而验,所以阳之谓也,实之谓也。”[17)朱元璋认为,虽 然儒、佛在名称和行为上有众多相异之处,但二者济世利物的最终目的是相通 的,“斯二说,名之则也异,行之则也异,若守之于始,行之以终,则利济万物,理 亦然也。所以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 [18]佛教虽然“指实言虚,因空谈有”, 但“化及万类,善被诸方”[19)的功效不可否认。针对时人对佛教“虚而不实”的 指责,朱元璋批评道:“今时之人,罔知佛之所以,每云法空虚而不实,何以导君 子、训小人!” [2°]这里“今时之人”的观点主要受程朱理学的影响,其中以朱熹的 观点最有代表性。朱熹虽然暗自吸取了佛教的众多观点,但他表面上却激烈反 佛。朱熹反佛,主要集中在批评佛教废弃“三纲五常”,他说:“佛老之学,不待深 辨而明,只是废三纲五常这一事,已是极大罪名,其它更不消说。” [2U“三纲五 常”是朱熹学说中“理”的主要内容,朱熹称自己的“理”为“实理”,而把佛教中 所讲的“理”称作“虚理”。朱元璋不同意这一偏激的说法。按照朱元璋的观点, 佛教从根本上说是“实而不虚”,“佛之教实而不虚,正欲去愚迷之虚,立本性之 实”。[22]佛教的存在正是为了 “去愚迷之虚,立本性之实”,此处所立之本性,正 是儒家之“三纲五常”,所以,朱元璋说,佛教“演说者,乃三纲五常之性理 也。” [23)这里,他把儒佛两家思想说成是二而一、一而二的关系,二者的最终目的 和归宿是完全一致的。这是对以朱熹为代表的儒学正统思想的重要修正。
天堂,天上宫殿;地狱,六道中最苦的地方,因其位置在地下,故名地狱。佛 教认为,善人死后当升天堂,享受各种福乐;恶人则人地狱,遭受各种苦痛。天堂 地狱是人死后的归宿,佛教信徒把死后进天堂作为重要奋斗目标。
天堂地狱既然为死后之事,人们不禁要问:天堂地狱真的存在吗?善人真的 会升天堂,恶人真的会下地狱吗?这必然会引起人们的怀疑,谁也不能对此作出 肯定的回答。对天堂地狱怀疑导致的后果是,天堂对善人的诱惑力以及地狱对 恶人的威慑力都会下降。
朱元璋对传统天堂地狱说进行发展。他否定佛道二教对天堂地狱的理解, 说:“僧言地狱镬汤,道言‘洞里乾坤’、‘壶中日月’,皆非实象。此二说俱空,岂 足信乎!” [24]认为佛教所言地狱镬汤之惩处并非实象,不足信。他对传统的天堂 地狱观进行发展,将死后的天堂地狱搬到今生今世,朱元璋把遵守封建法度纲常 —208 — 的富贵生活说成是“天堂”,而把违背封建王法的“顽恶不悛”之民及贪官污吏所 受到的惩罚说成是“地狱”。这种把天堂地狱从虚无缥渺的来世转移到世俗人 间,一反佛教否定今世,把人世间看成一片苦海的说法,确实别具一格。此种解 释之目的实为借用佛教理论进行世俗教化,巩固世俗封建统治。
关于佛教修行,朱元璋认为,佛教在修行过程中必须静心,“务靖不喧”,时 时消除私心杂念,清心寡欲,如此下去,必将获得“果报”。“修行”,就是磨砺; “行”,就得身体力行;“功”,就是造化的积累 “修行”必须费过一番苦修,才 能有所收获。严寒酷暑不言苦,穷居独处忘忧乐,在此过程中切忌急于求成,应不期然而然。
而现世修行者,一方面不耐求佛漫长,“期验欲疾”。“今之修者,期验欲疾, 茫然久之,心不耐己,虑不隔尘世之有者,念无不在。”其结果是“失道迷宗,愆重 嵬山”;U7]另一方面不务佛之本行”,反其道而行之。[283显然,传统的修行方式 与世俗统治之间存在着一定的矛盾,正确的修行方式是“人博修之道”。[29]“人 博修之道”,首先是坚持佛教之苦修,做“力修”之僧,积极出世;更为重要的是要 “力行”,积极人世,“食俸禄”、“辅君政”。亦出世亦人世,亦僧人亦官吏,其根 本目的是倡导佛家人世,使神权与政权集合为一体,以便更好地维护大明王朝的 统治D
总之,朱元璋对佛教的认识相当深刻,在某些方面有理论建树,但总体看来, 他却未能形成系统的佛学思想。然而透过其佛教理论观点,鲜明地体现了他的 心路历程:力图使佛教儒学化,从出世走向入世,使宗教服从、服务于封建统治。 朱元障对待佛教的态度和观点,为朱明王朝佛教政策的制定奠定了思想基础。
朱元璋的佛教思想及政策析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