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佛门中有个驰名的偈语叫“七佛共偈”

发布日期:2015-07-25 21:39:56
佛门中有个驰名的偈语叫“七佛共偈”,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门。”“七佛”乃是 中国佛门所尤其奉若神明的概念。咱们都晓得,在印度,小乘佛门只有一个佛,那就是释迦牟尼,而大乘佛门, 犹如《金刚经?正信希有分》中所说的,有“无穷当然佛”,何以中国佛门既不说“一佛”,也不说“无穷当然 佛”,而偏巧要说“七佛”呢?禅宗要籍《五灯会元》首章《七佛》是那样引证的:
① 大乘佛门将咱们全人类所生存于其中的社会在工夫维度上分为三大劫,即过来“肃穆劫”、当初“贤劫”和将来“星宿劫”。请留神,佛 教所说的“劫”是无比长,长得难以设想的工夫。据《贤劫千佛名经》记录,咱们当初所生涯的这一劫所谓“贤劫”,“贤劫”共有千佛入世,其 中释迦牟尼佛是贤劫入世的第四尊佛,住世仅80年,在他入灭后,正法时代有1000年,像法时代也就是类似于正法的时代也有1000 年,而后是10000年的教法衰微,称作末法时代。末法时代过后再通过漫长的没有佛法的岁月,而后贤劫的第七尊佛罗汉才会涌现于世。 从释迦牟尼佛入灭到罗汉佛入世,期间所阅历的时长就是“贤劫”中一佛入世的所需的工夫。
② 谢世界宗教和教育史,“七”是个无比瑰玮的数字,在佛门中,除非“七佛”,再有当初许多佛寺时常举办的“禅七”、“佛七”、“华严七”等 以七天为一期的共修运动;在道教中,全真教有王重阳(1113-1170)等“全真七子”;在耶稣宗教的《圣经》中,耶和华用六天工夫创举了社会万 物而于第7天劳动,当初全社会一礼拜七天的绳墨就来源于此;明末旧教来华传道士、西班牙人庞迪我(Didaco de Pantoja,1571-1618)著 有《七克大全》;东方耶稣教社会还流传着“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故事,而东方音乐中则有七个音符“1234567,多兰咪发嗖啦嘻”;再看 中国,新诗中有“七绝”和“七律”,现代地理学上有所谓的“北斗七星”,民间有“七仙子下凡”之相传,再有老百姓所谓的“开箱七件事”柴、米、 油、盐、酱、醋、茶。那末可怜家里死了人,那就要举办“七七四十九天”的祭祀留念运动,并谓之曰“做七”,其中第一个七天叫“头七”第二个 七天叫“二七”,以该类推,最初一个七天就叫“末七”或“落脚七”我老家浙江临海一带的土语)相比之下,阿拉伯伊斯兰教更是“无七不成 教”参见杨棠《伊斯兰教和数字“七”》,载《阿拉伯社会》1986年第4期)乃至什叶派中再有个“数字七派”也就是赛布仪耶派)这是那些承 认有七位可见伊玛目标派系的统称。可能谢世界各全民族的宗教教育中,再有许多我未曾晓得的对“七”的热用。
慧能说:“古佛应世,已无穷数,不行计也。今以七佛为始:过来 肃穆劫毗婆尸佛、尸弃佛、毗舍浮佛,今贤劫扣留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释迦文佛,是为七佛。”“七 佛”的最初一位“释迦文佛”即是咱们大家所相熟的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以次再经“西天二十八祖”转 接“东土六祖”,禅法就那样曲径通幽如此这般地代代相传,最终在中华大地“一花开五叶”成禅宗之蔚然 大观。理论上,岂但禅宗,而且中国佛门的其余宗派亦莫不以“七佛”为其佛学的“活水源流”,只管“七佛” 某个概念并非中国佛门所独创而是在印度释藏(比方《长阿含经》)华夏来就有。从佛门史上看,“印度佛 经说什么”与“中国佛门做什么”并不彻底是一回事,所以印度释藏中所说的那么多货色并不见得都能被 中国佛门拿来落到实处,你看佛寺藏经楼一屋子的释藏,其中并没有多少概念和思维是进丹田同胞理论 的佛门生涯的,这与佛门民族化的取舍无关。就是在这种怒涛淘沙的佛门民族化取舍内中中,“七佛”很 厄运地人了中国佛门的“法眼”,究其起因,乃是所以这“七佛共偈”很合乎中同胞的价格诉求,不信,你看 墨家的《论语》,其所示之孔子“子曰”,亦不出“七佛共偈”中所说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这八个字。
在鸟窠道林活佛看来,“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固然说起来容易,容易到乃至连“三岁孩儿”都“道得”, 但却很难做到,难到连“八十老小”可能都还“行不得”,诚如《尚书?说打中》中所说的“非知之艰,行之惟 艰”。白居易在听了鸟窠道林活佛答复后的“作礼而退”正是代办了中国历代佛转世灵童对“诸恶莫作,众善奉 行”甘拜下风的价格认同,况且正因其难而不敢一日稍忽。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能变成中国佛门诸宗派或超宗派的独特价格信条,其起因是佛门民族化论理 的必而后果。相熟中国佛门史的人都晓得,中国佛门对印度佛门的承受是无比随机的,用佛门大家的术 语来说,就是无比“随缘”的,并不是当时有个规划要先学什么后学什么,而是传来什么释藏就学什么佛 经,而且能用就用,使不得用就丢一边去。在随机随缘的内中中,中同胞继续着佛门民族化的宏大工事。虽 然佛门民族化的具体作业千头万绪,但其要不出“里应”和“外合”两条根本笔录:(1)“外合”者,在所接触 的印度佛门中,但凡与中国教育相恍如的思维和步骤,都会被中国佛门“拿来”加以放大并落到实处;(2) “里应”者,面对中海外乡教育,尤其是墨家教育,中国佛门热衷于“为别人作嫁衣裳”,衣着袈裟说儒话做 儒事,从而外佛内儒,儒佛圆融,比方佛寺中的持钵吃饭典礼,“宋代司马光曾见还俗人吃钵后慨叹‘三代 礼乐,尽在其中’。”②印度佛门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就是在与墨家“克己复礼”的“内外夹攻”中登堂人 室坐上中国佛门的“莲花宝座”,并以佛门的“修道”取代墨家的“修身”来接引中国政法的芸芸众生。
佛门中有个驰名的偈语叫“七佛共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