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佛教的“诸恶莫作”

发布日期:2015-07-25 21:40:36
虽然在儒佛一致、儒佛圆融的佛教中国化的语境中,佛教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与儒家的“克己复 礼”对民众有着同等的教化价值,但其作用机制和实践进路却是不一样的。简单地说,佛教是在“修行”的 意义上来要求“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而儒家则是在“修身”的意义上来落实“克己复礼”,两者仅“一字之 差”,但究竟有何不同呢?《大学》对于儒家的“修身”有着最为明确的规定,曰: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 者,先正其心;正其心者,先诚其意;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致,知致而后意 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 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
这段话被后人归结为“修齐治平”和“内圣外王”。其中,“修齐治平”是“修身”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 培养诸如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恕孝直勇等品质,以处理儒家所谓的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 之“五伦”关系;而“内圣外王”则是“修身”的目标,这个目标是外在的,即由“修身”达到“内圣”的目的是 为了“外王”,是为了外在的社会有更好的秩序而不是为了我自己。在儒家看来,无论你是谁,也无论你是 干什么的,“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大家都要如此“修身”并以此为人生之根本。
这些话虽未详出处,但却可资参考,因为它们十分有助于我们准确地了解佛教“修行”的根本特征即 “修行”乃是为自己而修。孔子曾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论语•宪问》),把“学”分为古代的“为己 之学”与今世的“为人之学”,当然孔子所谓的“今世”乃是指他所生活的“无义战”的春秋时期,而“古代” 则是指夏商周三代及其以前。我们都知道,孔子是个崇尚尧舜禹圣行、夏商周古风的“厚古薄今”者,在他 的历史话语中,“古”的便是好的,“今”的必是孬的。看得出来,孔子是赞赏“为己之学”而反对“为人之学” 的。正因如此,他在谈到“克己复礼为仁”时才说“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只可惜那时人们都反其道而行 之,“为仁由人,而由己乎哉? ”这让孔子很是失望。虽然孔子所处时代中国还不曾传人佛教,孔子也不知 道当时印度已有佛教之产生,®但是孔子所说的“为己之学”却是准确地道出了佛教“修行”之为事,犹如 “空海法师说:‘修行,就是安住在每一个当下。每一个当下,它是过程,也是目的;每一个当下,它是起点, 也是终点。’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可以修行。上床的动作,包括怎样要铺棉被,要放枕头、要盖棉被、要 躺下,这个整个的过程,你也都清醒明觉,完全清楚自己当下的状态。身体的所有姿态、动作,你的手臂要 屈、要伸,身体要低下来、要俯腰、要抬起来、要仰头、要转身,这些你都要清楚觉察啊! ’ ”[2]按照空海法师 的这一番开示,佛教的“修行”就是专注于自己的当下活动,其目的和过程都是“为己”的,也就是说,“修 行是自修、自悟、自证菩提”,不假外求,就是佛教徒天天挂在嘴边念的“阿弥陀佛(亦只)是我们自己真心 本性的德号,持名念佛就是念自性,念自己真心,声声佛号把我们唤醒,真正醒过来,就是明心见性”②,就 是《坛经》所提倡的“回归自性”,就是“七佛共偈”中所说的“自净其意”,根本不涉及或者说不直接涉及意 在处理与他人关系的伦理诉求。也许在孔子所向往的上古时代,人们因为一个个都过着佛教“修行”般的 “为己”生活,所以社会秩序相当稳定,以致于君王可以如老子所说的“无为”而治,不用太去具体地管理 臣民而天下也照样太平无事,就像“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易传•系辞下传》),而这“垂衣裳而天下 治”的实质亦无非是佛教“修行”意义上的“垂衣裳而治自己”③,于是乎那个时候从三王五帝到布衣百姓 都是在“为己”而生活着,但是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孔子那时,尤其是董仲舒(前179-前104) “罢黜百家, 独尊儒术”将儒学意识形态化以后,社会便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大家都在忙着“为人”而生活,“为人” 而“修身”以期修成“仁义”之身,这表面上看来是一种进步,但诚如老子所言“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家昏乱有忠臣”《老子》第18章),此乃社会混乱之表征。正因社会混乱,所以人们才 需要通过“为人”的“修身”开发出“仁义”和“孝慈”等的品格来维持纲常。不过,这里肯定还有人想不通, 怎么琢磨都觉得佛教“为己”之“修行”有点太自私自利,缺少道德关怀,远不如儒家“为人”的“修身”来得 高尚、来得有道德感,余则谓之不然,何也?
佛教的“诸恶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