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Contact

  • 制香胶粉,制香原料-山东恒洋制香胶粉厂
  • 联系人:李经理
  • 电 话:0533-8661766
  • 手 机:13589595754
  • 传 真:0533-8661767
  • 邮 箱:hjvk@163.com
  • 网 址:http://www.zbhychina.com/
  •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26号工业园

后来南方佛法稍盛之地

发布日期:2015-07-27 10:02:01
汤用彤下结论鸠摩罗什之后南方佛门的形势时觉得:“罗什去世后,关中迭经变乱, 加以赫连氏之破佛?,长安佛门当渐衰颓。魏虽进至黄河流域,但其于佛法,亦自未特 加首倡。后来南方佛法稍盛之地,想为东南之凉与西南之燕。” ?能够那样了解,在西秦 .灭亡至北魏占据凉州之前,南方佛门的核心无须在东南的凉州和西南的南燕。“先是, 沮渠蒙逊在凉州,亦好佛法。有厨宾僧尼昙摩谶,习诸经论。于姑臧,与僧尼智嵩等, 译《涅槃》诸经十余部。……凉州自张轨后,世信佛门。敦煌地接西域,道俗交得其新式,村玛相属,多有塔寺。太延中,凉州平,徙其同胞于京邑,僧尼法事皆俱东,象 教弥增矣。”?表明凉州佛门的兴隆及对北魏佛门的莫须有。
439年,北魏平定凉州,原在北凉的泛滥僧人被迁往北魏省会平城,平城佛门结束 大受凉州佛门莫须有。一批从凉州去的僧人逐步薪露头角,师贤、昙曜、玄低等北凉高僧 均被北魏王室注重,玄髙被殿下晃事为师,另一凉州僧尼惠崇到平城后做了尚书韩万德 的门师,与玄髙以动荡真君五年被太武帝抑佛一起受益。昙曜受太傅张谭师 礼。?足见该署凉州所去的僧人在平城的位置,他们先后都在平城的佛门运动和佛门造 像、石窟开凿中起到了无足轻重的作用。
秦州于439年被北魏正式占据,但后来局势平衡,佛门停滞没有太平良好的条件。 446年,北魏太武帝灭绝佛法,南方佛门受到重大打击,之后的多少年工夫佛门不会有大 的停滞,这种状况直到文成帝黄袍加身才得以改观。
太武帝灭法事件见于《魏书?武帝纪》及《魏书?释老志》等。这次灭佛是佛门 传丹田国后第一次受到的最大的打击。因为灭佛的导前线是在长安的一个寺院产生的, 因而长安佛门首被其害。“诏诛长安僧尼,焚破佛像,敕留台下四方,令一依长安行 事。”之后。于动荡真君七年(446)季春也指令正式毁佛,“有司宣告征镇诸军、刺 史,诸有佛图形像及胡经,尽皆击破焚烧,僧尼无少长悉坑之。”后来的秦州地近关 中,确定也被很快波及,佛门做作在秦州也不会有大的作为,麦积山在某个时代是不行 能迎风继续营造的。然而过了六年,太武帝死,文成帝黄袍加身后,施行“以静为治”的 方针,于兴安元年(452)十仲春下诏书复原佛门非法位置,“诸州郡县,于众居之所, 各听建佛图一所,任其财用,不制会限。其好道乐法,欲为僧尼,不问长幼,出于良 家,性行素笃,无诸嫌秽,乡里所明者,听其还俗,率大州五十,小州四十人,其郡遥 远台者十人。”“天下承风,朝不迭夕,往时所毁图寺,仍还修矣。
太武帝于动荡真君七年灭佛法,至文成帝登位的452年间,佛门受到重大打击。 452年,文成帝黄袍加身后即时指令复法,“今制诸州郡县,于众居之所,各听建佛图一区, 任其财用,不制会限。其好乐道法,欲为僧尼,不问长幼,出于良家,性行素笃,无诸 嫌移,乡里所明者,听其还俗。率大州五十,小州四十人,其郡边远台者十人。各当局 分,皆足以化恶就善,播扬道教也。”诏书下达后,通国各地迅速将破坏的寺庙修复一 新,外逃僧人从新入寺。这既是彻底放开了太武帝禁毁的佛法,况且建佛图时不惜财 力,此外“天下承风,朝不迭夕,往时所毁图寺,仍还修矣。佛像经论,皆复得显。” 之前任师贤为道人统,师贤“本厨宾国王种人,少人道,东游凉城,凉平赴京。”
南方各地也结束大规模地继续石窟的营建,能够说,除非新疆石窟和甘肃河西十六 国石窟外,石窟在中国沿海的大停滞是从北魏文成帝复法当前即5世纪中期结束的,这 无须是因为受后来在于核心位置的省会平城的习尚所莫须有的。
献文帝拓拔弘战争六年黄袍加身,皇兴五年禅位,承明元年死,年仅23岁。《魏书?显祖纪》曰献文帝“雅薄时务,常有遗世之心”,在位时曾行 幸鹿野苑、石窟寺(即当初的鹿野苑石窟和云冈石窟)。?因而对佛门更为信仰,“敦信 尤深,览诸经论,好老庄。每弓丨诸僧尼及能谈玄之士,与论理要。初,髙宗太安末,刘 骏于丹阳中兴寺设斋。有一僧尼,容止独秀,举众往目,皆莫识焉。僧尼惠璩起问之, 答名惠明。又问所住,答云,从天安寺来。语讫,突然不见。骏君臣认为灵感,改中兴 为天安寺。是后七年而帝践祚,号天安元年。是年,刘或徐州刺史薛安都始以城地来 降。来年,尽有淮北之地。其岁,髙祖诞载。于时起永宁寺,构七级佛图,髙三百余 尺,基架博敞,为天下第一。又于玉宇寺,造释迦立像。髙四十三尺,用赤金十万斤, 黄金六百斤。皇兴中,又构三级石佛图。榱栋楣楹,高低重结,大小皆石,高十丈。镇 固巧密,为京华壮观。”他让坐落高祖孝文帝后,住在御北苑崇光宫,览习玄 籍。并“建鹿野佛图于苑中之西山,去崇光右十里,岩房禅堂,禅僧居其中焉。”
孝文帝元宏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北魏帝王,在位近30年,经略南北,迁都华夏,使 北魏鲜卑族模仿汉风,实现了与汉全民族的交融。尤其对佛门亦甚为支撑。挨次为少男少女百 余人刹发度为僧尼,先后建建明寺、思远寺、少林寺等,又为鸠摩罗什建三级浮图。在 其执政期间,“京城内寺新旧且百所,僧尼二千余人,四方诸寺六千四百七十八,僧尼 七万七千二百五十/V人。”在京城开设法会。太和十六年(492)下诏:“四月份八日、七 月十五日,听大州度一百人为僧尼,中州五十人,下州二十人,认为常准,着于令。” 太和十七年,又诏立《僧制》四十七条,并开设监福曹(后改昭玄),备有官属,以断 僧务。敬奉名僧道登、跋陀等,后来名僧辈出,齐聚平城。①孝文帝岂但信仰搀扶佛 教,而且施行对佛门的无效治理。孝文帝在位时代,云冈石窟第二期洞窟大规模开凿, 龙门石窟在迁都后也结束兴隆。在云冈石窟的莫须有下,其它地区天下承风,开凿了一大批 的石窟寺,如辽宁义县万禅堂、山西良侯店等一批太和时代的中型石窟寺、陕东南部地 区和甘肃陇东地区、甘肃河西地区都有一少量规模不等的太和时代洞窟被开凿。麦积山 石窟年初洞窟的第74、78等窟开凿可晚至孝文帝年初,第100、128、144、148等一批 洞窟正是开凿于孝文帝太和时代。
宣武帝也好佛,其时佛门失去进一步扩张停滞,“世宗笃好佛理,年年常于禁中, 亲讲经论,广集名僧,表明义旨。僧尼条录,为《内起居》焉。上既崇之,下弥企尚。 至延昌中,天下州郡僧尼寺,积有一万三千七百二十七所,徒侣逾众。”②南方各地太 和当前的石窟开凿更加不遗余力,云冈、龙门、巩县、麦积山、北石窟寺、炳灵寺以及 敦煌石窟都销毁了一大批的北魏早期洞窟。麦积山年初洞窟的第115、114、76、93、156 等中中型洞窟都是开凿于宣武帝时代。而北魏早期更开凿了如第133、142等一少量洞 窟。该署都是在北魏诸帝对佛门的搀扶制度下而构成的。
后来南方佛法稍盛之地